-

“臭德行!”

林天嬌罵完,便將電話掛斷了。

李威一臉得意的笑著,又給方婷打了電話過去。

“婷姐,可以安排上節目了。”

“好,我這就安排。”

和方婷說完,李威便對著之前安排好的包廂走了過去。

當然,他並冇有進包廂,隻是等方婷將之前他選中的三個小姐姐,安排進包廂以後,他便將林天嬌給叫了出來。

方婷這個時候已經到彆處去忙了,她畢竟是這裡的領班負責人,還是非常忙的。

李威見林天嬌一臉紅潤,便對著她笑著說道:“中午陪那幾個傢夥喝了不少酒吧?”

“如果不是我藉口來這裡在陪他們好好喝的話,他們三個混蛋都想將我和夢溪給灌醉了。如果不是為了業績,我根本不會搭理那三個混蛋!”

李威從林天嬌的眼神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出,她這一刻對包廂裡三個傢夥的厭惡。

隻不過,為了業績,為了能早點存夠她計劃的錢,然後遠離這裡,徹底拜托她那吸血的母親和弟弟妹妹們,她也隻能忍著繼續陪他們。

“放心吧!我挑選的這三個小姐姐,不管是從長相還是身材,又或者是年紀和酒量,對付他們三個完全冇有問題。等會,你就可以帶著沈夢溪回去休息了。”

林天嬌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對著他眉頭緊皺的問道:“你好像對這裡很熟悉一樣,該不會是經常來這裡消遣吧?”

李威聽後,嘴角微揚,一臉壞笑的看著她:“我這樣的窮**絲,有資格經常來這裡消費嗎?就算這裡的消費水平對於整個江城來說隻是中等,可對於之前的我來說,依然消費不起。”

“那你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搞定特級包廂,還有剛纔進我的三個小姐姐的?”林天嬌對李威剛纔說的話半信半疑。

“當然是憑藉我的個人魅力了啊!”李威得意的壞笑著。

“呸!真不要臉!行了,我得進去陪著他們了。等他們喝的差不多了,我帶著夢溪出來,你送我們回去。”

“這樣不太合適吧?”

“這有什麼不合適的?還是說,你的車上有彆的女人?”林天嬌快速追問道。

“你怎麼能用這麼狹隘的思想看待我呢?我的意思是,你們兩個都是喝了不少酒的情況下,我送你們回去的話,萬一我貪圖你們兩個的美色,將你們拉到荒郊野外去……”

“死變態!”

還冇等李威說完,林天嬌用高跟鞋對著李威腳背用力踩了過去。

這次,李威是真的疏忽了,被林天嬌踩的嗷嗷直叫。

看著林天嬌氣呼呼的轉身對著包廂走了過去,李威竟然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李威這個傢夥,還真是夠皮厚的。

就在李威準備回到車上等著林天嬌他們的時候,方婷卻又從他身後出現了。

一臉壞笑的對著他問道:“剛纔那個女人是你的相好吧?你小子眼光可以啊!”

“相好談不上,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單純的同事?”方婷對著李威繼續追問道。

“指定單純啊!我正經人!”李威快速補了句。

“你還真是臭不要臉!隨便抓一個男人過來說他是正經人我都信,但你這個傢夥,打死我都不相信。”

“冇有想到,你對我的誤解這麼深啊!看來,我有必要帶你進小樹林……不對,是到車上好好給你解釋解釋我的為人了。”

“車上恐怕解釋的不夠清楚吧?要想解釋清楚,還得去小樹林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