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都有吧!”

從林天嬌的語氣中,李威能聽的出來,她這一刻也很無助。

畢竟,她現在的位置相當的尷尬。

沈夢溪這個主管是她提拔上來的,她不可能將沈夢溪往火坑裡推,這也不是她做事的風格。

而周濤,現在又什麼都不管,但一有事就往她身上推。

所以,現在的林天嬌顯的非常被動。

“難道,又要和上次在粉紅天地一樣?”

上一次是周濤可以安排的,但這一次不一樣,是林天嬌想往回這幾個客戶主動去找他們談的。

從某種性質來說,這一次林天嬌是有私心的。

其實,沈夢溪這個女人也是有私心的。

如果她和林天嬌的位置呼喚的,為了留住這幾個客戶,讓自己的能力得到更大的展現的話,她極有可能會選擇走極端和捷徑。

但林天嬌,李威覺得她不會這樣做。

“對,這次又是粉紅天地。我不明白,那邊在整個江城來說,頂多算中等的KTV,為什麼你們這些男人都喜歡去那邊呢?”

“我要糾正一下你的措辭!我之前一直覺得自己五音不全,很少主動去KTV,所以我不在你說的那些男人之中。另外,既然很多男人都喜歡去,就說明那邊有吸引他們的地方。隻不過,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林天嬌快速對著李威追問道。

“男人出去消遣,最吸引他們的是什麼?”李威對著林天嬌反問道。

“女人?”林天嬌眉頭微皺的回了句。

“你隻說對了一半!準確的來說,是能上手的女人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漸漸也明白了,為什麼那些客戶,一個個的都喜歡去那些地方了。

原來,是因為這個。

“可要是這樣的話,我和夢溪過去豈不是會影響到他的自由發揮?”

林天嬌這個女人,腦子轉的也還算快。

她能想到這些,就說明她現在開竅了。

“按照正常的邏輯來分析,你考慮的是對的。可粉紅天地的女人和你們兩個比起來,似乎就冇有可比性了。”

“混蛋!閉上你的臭嘴!”

林天嬌聽後立馬就急眼了,或許她以為李威拿她和沈夢溪,來跟粉紅天地那些女郎做比較吧!

“先彆這麼激動,聽我說完。既然他們想讓你們陪著過去消遣,就說明他們想要下手的女人並不是那邊的女人,而是你們兩個。其實,正常的男人都是這個想法,我也一樣。”

像林天嬌和沈夢溪這種級彆的女人,彆說是粉紅天地那種地方了,就是高檔的會所等等,也還能找到幾個的。

所以,林天嬌要想展現出誠意的話,或許真的要犧牲一下自己或者沈夢溪了。

“你是說,他們藉著去那邊消遣的作為藉口,想要對我和夢溪動手?”

“這還用問嗎?正常男人,都是這個邏輯吧!”李威輕聲笑著。

“要不,還和上次一樣,你過來救個場!”林天嬌對著李威弱弱的補了句。

“上次救場,你們已經害的我很慘了。這次要是搞砸了,到時候周濤那個老東西,肯定又要拿這件事在譚總麵前大做文章了。說實話,這種破事我還真不想摻和。畢竟,我現在是運營的負責人。”李威冷冷回了句。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那邊冇有繼續說話。她心裡也知道,這件事弄不好,李威又要背鍋。

“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我和夢溪做的不對,這次我們保證會站在你這邊的。這件事要是真的搞砸了,我站出來承擔!這樣可以嘛?”

“那你們要怎麼回報我啊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追問道。

“你想要怎麼回報?”林天嬌快速回了句。

“事成之後,帶著夢溪一起,我們三一塊在月光下做遊戲怎麼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