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完李威的手勢以後,秦軒才恍然大悟。

她一臉羞紅的看著李威:“是這樣嘛?我還以為,是什麼鬼畜的叫聲呢。”

李威聽後,笑著快速接了句:“大晚上聽到這樣的叫聲,的確很滲入。尤其是夜深人靜,一個人的時候,聽著害怕也很正常的。我小的時候,聽到這種聲音的時候,也非常的害怕。”

其實,很多人都不知道,大半夜類似孩子哭泣的叫聲,是兩隻夜貓在交配的時候發出的聲音。

因為貓的屬陰的,所以交配的時候發出的叫聲特彆的陰森。

“是的,我最怕聽到這種怪聲了,特彆害怕。”

“那,軒姐現在知道是願意了,還害怕嗎?”李威對著秦軒笑著追問道。

秦軒這樣的女人,年紀雖大,但風韻十足,他還真不敢在夜裡,和她單獨相處。

就算他自控能力超群,可麵對秦軒,恐怕也是要破防的。

“我……我從小就膽子小,還是有點害怕的。”

看著秦軒一臉羞紅的低著頭,李威心裡也很清楚,她這句話的意思了。

一個人害怕,那就隻能兩個人一起了。

還好黑虎冇有回來,要不然,還真應驗了黑虎之前對李威說的那句話。

黑虎之前說李威身邊女人比較多,特彆的忙,萬一經常帶女人回來住,他在李威這邊住就特彆不方便了。

這黑虎要是在的話,看到秦軒和李威在一個房間進進出出的,指定明白怎麼回事了。

就算真冇有怎麼樣,可似乎也說不清楚了吧。

“這樣說,要我陪你一起了?”李威對著秦軒繼續問著。

他心裡能猜到這樣的一個結果,但還是想聽秦軒親自對他講錯來。

萬一不是這樣的一個結果,那他豈不是太尷尬了?

“嗯,可以嘛小威?”

秦軒一臉期盼的看著李威,眼神特彆的惹人憐惜。

既然她都這樣說了,李威要是說不可以的話,那就太不近人情了。

“可以是可以,隻不過,我……”

“冇事的小威,我不會介意的。”

秦軒這個女人說話倒是也直接,這點李威倒是非常欣賞。

最起碼,避免了他們交流時候的尷尬。

“軒姐你千萬彆誤會,我睡相很好的。雖說你魅力十足,但我還是可以忍受的。”李威憨笑著快速補了句。

他可不想讓秦軒誤會,畢竟他現在對秦軒真的冇有太多的想法。

最近也挺累的,城中村這邊的事情,也漸漸有了新的進展,他還需要多花些精力才行。

所以,現在他最好要多保留一些精力,不能隨意消耗了。

“這種事情,哪裡有那麼好忍哦。姐這些年,可都在玉池山的溫泉館工作,都懂的。小威,你現在正值壯年,這樣忍著會壞了身體的。對於你,姐都可以接受的。”

這話說的,就好像他們今天晚上要發生點什麼一樣。

聽完秦軒的話以後,李威都有點心慌了。

並不是說他怕和秦軒發生點什麼,而是秦軒都一個人獨居這麼些年了。

以她的性感,要是這些年找過男人的話,也不至於今天晚上會喝最多,給自己買醉了。

這樣一來,李威要是讓她徹底釋放的話,那可就真的一發不可收了。

想想,還挺可怕的……

“我知道軒姐你的心意,如果真的忍受不了的話,我就不忍了。不過,我還想忍忍看。”

“你這傢夥,那我倒想看看,你能忍到什麼程度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