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難道,你這次戴的位置是……”

李威說著說著,視線便微微下調了起來。

小冉看著李威的視線後,快速對著他解釋道:“當然不是啦,怎麼可能會戴在哪裡呀。威哥你真壞,就知道欺負人家。”

李威聽後,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原來,是他想多了。

“也對,我幫你檢查的確不太方便。畢竟,男女授受不親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小冉覺得她要是介意李威幫她檢查的話,是不是和李威就有點疏遠了?

想到這些後,小冉便將外套給脫了下來,對著李威說道:“威哥,那你幫我檢查一下有冇有戴好可以嘛?”

“方便嗎?”

李威這傢夥,竟然還裝起來了。

“嗯,方便的。”

剛纔還說不方便,現在又說方便了,就說明小冉剛纔在短暫的時間內,經曆過了多少次的心裡鬥爭。

最終,她還是決定讓李威幫她做檢查。

畢竟,這樣也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。

萬一這次過去,浪濤那邊對她有什麼壞心思呢?

當小冉將寬鬆的毛衣放到一邊以後,李威整個人都驚呆了。

難怪小冉剛纔說這次不方便讓他檢查的,這次竟然是如此輕薄透亮的。

李威快速轉身了過去:“對不起啊小冉,我真不知道你這次換了風格。要不然,我是絕對不會幫你檢查的。你彆誤會,我真不是想饞你什麼。”

見李威一本正經的解釋著,小冉竟然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這有什麼呀,我都不介意,威哥你臉怎麼紅了呢?”

“我臉紅了嗎?那可能是車你太熱了吧!行了,你快點整理一下,去了浪濤吧。現在已經下午兩點多了,在不過去,天都快黑了。”

“嗯,那我先進去了。”

看著小冉下車對著浪濤走過去後,李威深呼吸了一口氣,快速將車窗降了下來,讓自己降了降溫。

“小冉這個小女人,還真是漸漸步入成熟了呢。不過,這款倒是挺合適她的。等忙完這陣子,以後在找機會好好欣賞欣賞吧!”

李威想著想著,便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壞笑來。

小冉走進浪濤後,王浪快步對著她迎接了過來。

而這時,店裡的其他員工和客人,也都對她看了過來,一個個都盯著她寬鬆的領口亂瞄著。

“小冉,你來了啊!我還以為,你今天不來了呢。”

“怎麼可能呀!王浪哥特地邀請我過來體驗新項目,還給我申請了五折的優惠,我當然要來啦!隻不過,下午有點事情耽誤了,所以來的比較晚。”小冉對著王浪笑著回道。

“走吧!我們這次直接上樓!”

王浪說完,便帶著小冉走進了電梯。

這次,王浪直接帶著小冉上了四樓。

小冉見狀後,心裡有點慌亂了。

按照之前的一個流程來看,小冉猜想越往上,可能就越危險?

因為,上麵的樓層裡,很可能是一些特殊的項目。

甚至,王浪這個混蛋,今天還極有可能將她給賣了。

“王浪哥,上次不是都在二樓做項目的嘛?這次,怎麼直接來四樓啦?四樓到底都是一些什麼項目呀?”

小冉這女人,腦子還是很靈活的。

她身上戴著竊聽器,這樣大點聲一說,李威自然也就知道她去了四樓。

最起碼,讓李威可以有一個精確的定位。

要不然,就算小冉真的碰上了危險,李威還不知道她在哪一層了。

畢竟,小冉要是明著這樣叫喊讓李威救她的話,自然也就會暴露她身上有竊聽器的事實了。

等到那個時候,他們要是搜身的話,小冉豈不是……

“等到了你就知道了,都是一些絕佳的好項目呢。”王浪一臉壞笑的對著小冉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