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一名年輕的女服務員便麵帶微笑的走進了包廂。

女服務員恭敬的對著陳東笑著問道:“先生,您是要我們這裡最貴的酒嗎?”

陳東拉著臉大聲叫著:“對,將你們這裡最貴的酒開了拿過來!”

“我們這裡最貴的酒是18888一瓶,您確定要開嗎?”女服務員再次確認道。

“怎麼,我們像喝不起的人嗎?趕緊去拿,老子要十瓶。”

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女服務員恭敬的說完,便轉身快步走出了包廂。

李威聽完心裡也有數了,陳東這孫子今天晚上明顯是在坑他們。

就算他們今天晚上陪笑,裝孫子,花足夠多的錢招待他,恐怕單子依然冇有任何的希望。

與其這樣,還不如直接翻臉。

可就這樣翻臉似乎太便宜這孫子了,既然陳東想要坑他們,那他就來個將計就計,到時候有陳東這孫子哭的。

很快,剛纔的女服務員便領著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,男人進來後第一眼便認出了陳東來。

“我說今天晚上誰這麼豪橫了,原來是我陳東老弟啊!”

陳東聽後,便對著中年男人笑著回了句:“雷哥,今天我幾個朋友請客吃飯,說必須要給我整最貴的酒。您放心上就行,我這幾個朋友都豪著了。”

“行!那我就給你們來個整數,十瓶十八萬整!”

“雷哥豪氣!”陳東對著方天雷笑著豎了豎大拇指。

很快,十瓶價值十八萬的酒就全部放到了飯桌上。

並且,女服務員全部都給打開了。

從方天雷和陳東二人的眼神中,李威看到了滿滿的套路。

另外,他在江城那種超級大都市當了這麼多年銷售,高檔酒他自然也見過不少。

可眼前這十瓶酒,怎麼看也不像是這麼貴的酒。

看來,陳東這個孫子,今天晚上就冇打算給他們任何挽回單子的就會,還想著狠狠宰他們來著。

方天雷和女服務生離開包廂後,陳東對著李威笑著問道:“李總,我這樣做你冇有意見吧?”

李威笑著快速回了句:“今天晚上我們是特地宴請東哥你的,隻要你高興,怎麼都成!”

“爽快,那我們就走起吧!今天晚上,不醉不歸!”

接下來,陳東三人便有一句冇一句的找機會灌李威他們三個酒。

林天嬌漸漸喝多了以後,便起身去了洗手間。

李威隨後也跟著過去了,還順手將吳鵬那邊的車鑰匙給拿走了,留吳鵬繼續陪著陳東他們。

吳鵬是遼東本地的,彆看年輕,酒量很大,這都兩瓶白的下肚了,竟然還跟冇事人似的。

李威快步追上了林天嬌,右手緊緊抱著她的腰,貼著她側耳小聲說道:“到外麵去吐,我找機會叫個代駕來。”

林天嬌扭頭看了看李威,一臉通紅的小聲問道:“你要回去?”

李威嘴角微揚,一臉壞笑的看著她繼續說道:“陳東那孫子明顯是想宰我們,就算我們花了這麼多冤枉錢,他依然不會給我們任何的反轉機會的。既然這樣,還不如直接跑路。”

“可要是這樣的話,這單不就徹底黃了嘛?”

的確,如果現在走的話,陳東一定會大怒的,到時候他們是一點希望都冇有了。

林天嬌這次願意陪李威來,主要的目的是為了順利將這單拿下後,回去周濤好去譚輝那邊申請,讓她升市場部副總的。

可這單要是就這樣黃了,那她的計劃也就徹底泡湯了。

“怎麼,你還想著等被陳東徹底灌醉了以後,被他帶走吃掉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