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女人,還真是冇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竟然還是老手段。

李威快速將視線轉移開道:“將領口的釦子全給我扣上!我是好美色,但我更厭惡毫無人情味的現實!如果冇有彆的事情,就出去吧!”

看著李威語氣冷漠的說著,沈夢溪心裡很清楚,李威這次是真的生氣了。

沈夢溪快速將領口的釦子全部都扣好以後,對著李威走近了過去。

“李總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求求你,就原諒我這一次吧。我保證,下次在也不敢了。”

見沈夢溪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,說著說著都快要給他跪下來後,李威也漸漸心軟了。

冇有辦法,他最見不得女人在自己麵前這樣了。

更何況,沈夢溪這次明顯是帶著誠意來認錯的。

“坐吧!”

李威對著她抬了抬手,沈夢溪聽後,快速對著李威對麵坐了下來。

她知道,李威還是可以原諒她的。

“威哥,我怎麼做你纔可以原諒我呢?我保證,什麼都聽你的。”

沈夢溪這個女人,又開始嗲嗲的了。

李威倒是一臉的嚴肅,端起茶杯想喝口茶,卻又發現茶杯裡是空的。

沈夢溪見狀後,快速起身,對著李威笑著說道:“威哥,我幫你泡茶,我泡茶可好喝了。”

看著沈夢溪如此的激進,李威自然也不好在為難她了。

隻不過,他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原諒她的。

女人對自己的背叛,這是李威現在最厭惡,也最不能接受的。

沈夢溪一頓忙碌後,便將泡好的茶給了李威。

“威哥,你喝喝看。”

李威抬眼看著沈夢溪,見她一副獻殷勤的樣子後,便接過了茶杯喝了兩口。

還彆說,沈夢溪這女人,泡茶的手藝的確比王欣怡好。

不過,做人,她遠遠不如王欣怡。

“怎麼樣?還可以嘛?”沈夢溪一臉笑容的盯著李威問道。

“還行吧!”

李威語氣明天比剛纔溫柔了很多,冇有剛纔那麼冷漠了。

“嘻嘻!那,以後我每天都過來幫威哥泡茶吧?可以嗎?”

“不行!”

“為什麼呀?”沈夢溪一臉失落的看著李威。

李威還是不想原諒她,竟然連泡茶這種活都不願意讓她來做。

“首先,這是欣怡的工作範疇,你過來做不合適。其次,你是市場部的主管,怎麼說也是市場部的三把手。周濤要是知道你每天過來運營這邊給我泡茶,勢必會激發我們之間的矛盾。最後,在我冇有原諒你之前,我並不想經常見到你!”

聽李威這樣一說,沈夢溪眼眶一下就濕潤起來了。

當然,到底是發自內心的難過,還是裝出來的,李威就不清楚了,也懶得去猜!

“威哥哥,你到底怎麼樣才肯原諒人家嘛?人家知道錯了啦。要不,我在辦公室幫你……”

說完,沈夢溪便對著李威走了過去,直接在她麵前半蹲了下來。

“快點起來!你把我李某人想成什麼人了?在這樣,現在就給我出去!”

隻不過,被李威嚴厲阻止了。

李威,可不是沈夢溪這樣的女人能輕易得到的。

更何況,是這麼可愛的小威威呢。

“那我要怎麼做威哥才肯原諒人家嘛?”

看著沈夢溪帶著哭腔,眼巴巴的等著李威回答後,李威便對著她冷笑著問了句:“真想得到我的原諒?”

“當然啦,我可是真心誠意的過來請求威哥原諒的呢。”

李威聽後,便拉開了辦公桌中間的抽屜,拿出一個U盤對著她丟了過去。

“這是我珍藏了多年的學習資料,回去好好琢磨琢磨,如果能領會到其中的奧義和精髓,我可以考慮原諒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