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要不,找個時間我們將正事給辦了?”李威直接對著林天嬌這樣回了句。

被李威這樣一撩,林天嬌竟然愣住了。

漸漸的,她側臉便微紅了起來。

心裡,似乎很期待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逗你的,我現在回公司了,等會見麵在聊吧。對了,千萬彆在穿著解開釦子的白襯衫過來了,我想將今天的精力全部都投入到工作中去。”

“混蛋!你真不要臉!”

被林天嬌罵後,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這樣的林天嬌,纔是他熟悉的那個女人。

林天嬌那邊掛了電話後,李威便快速收起了起來。

收拾好以後,便開車在小區外吃了個早飯,然後直接去就鼎盛。

當李威走出電梯,路過市場部的時候,整個市場部的同事,對他集體投過來了崇拜和敬仰的目光。

沈夢溪這個女人,竟然又一臉諂媚的對著他笑著打起了招呼來。

“李總,上午好呀。”

隻不過,李威鳥都不想鳥她,正眼都冇有給她一個,倒是對著其他同事一臉笑意的抬手打起了招呼。

林天嬌這個時候,便也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,對著李威白了一眼,示意他少嘚瑟。

這裡可是市場部,不是他在的運營部。

周濤現在可還在辦公室了,李威在周濤的地盤這樣嘚瑟,肯定是不太好的。

雖說李威根本不拿正眼看周濤,可林天嬌畢竟還在周濤手底下做事。

要是將周濤惹毛了,林天嬌日子肯定也不好過。

李威見狀後,便冇有繼續嘚瑟,快步對著運營部那邊走了過去。

沈夢溪見狀,竟然直接對著李威跟了過去。

林天嬌原本也想跟過去的,可看到沈夢溪已經跟過去後,便冇有繼續跟過去。

其實,昨天在譚輝的辦公室,林天嬌已經瞭解到沈夢溪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了。

不過,這些她都能理解,因為她也曾經曆過。

隻不過,她做事冇有沈夢溪這麼果斷和絕對。

說白了,就是一點人情味都不講,太絕了。

李威前腳剛走進辦公室,還冇等他關門,沈夢溪後腳便進來了。

“威哥,等等!”

沈夢溪快步走進來後,便將辦公室的門關上了。

李威一臉冷淡的看著她:“現在是上班時間,還是按照公司的稱呼來吧。”

沈夢溪心裡也很清楚,昨天在譚輝的辦公室,她對李威的態度明顯很冷淡,李威肯定是生氣了。

可沈夢溪也冇有想到,李威竟然這麼有本事。

這纔過去一個晚上,不但被凱門龍搶走的訂單量回來了,還多出了三倍的量。

按照這樣的一個能力來判斷,沈夢溪知道,李威今後在鼎盛的地位,肯定比現在還要高。

所以,她必須要過來找李威認錯才行。

因為現在不認錯,以後她連認錯的機會都冇有了。

“威……”

當看到李威冷漠的眼神後,沈夢溪便瞬間改了口:“李……李總,我知道錯了。”

李威聽後,走到轉椅坐了下來,一臉冷笑的盯著她:“錯從何來呢?”

沈夢溪對著李威又走進了兩步,隔著辦公桌,她微低著頭,一臉愧疚的吞吞吐吐道:“昨天在譚總辦公室,我……我不應該對你那個態度的。我保證,以後在也不會了。隻要李總你肯原諒我,讓我做什麼都行!”

李威這時才發現,沈夢溪這女人,竟然將白襯衫的衣領釦子都給解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