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譚輝臉色也漸漸變的低沉了下來。

他心裡也很清楚,如果林天嬌和沈夢溪被客戶灌醉的話,肯定會被客戶帶走的。

而這個時候周濤是不在的,很明顯就說明,是周濤特地將她們安排到客戶那邊,想讓客戶和她們兩個發生點什麼的。

雖說這些常規操作,隻要大家都能接受,或者是錢足夠的話,一點事情都冇有。

可林天嬌和沈夢溪現在就坐在這裡,被李威這樣一點破,整個辦公室的氣氛就有些凝重了。

林天嬌和沈夢溪這一刻心裡也很不爽,她們也怪李威將這些說出來。

畢竟,得罪了周濤,她們在市場部的日子也不會很好過的。

而運營這邊,也冇有她們合適的位置。

就算有,收入和市場部那邊比也會差很多的。

更何況,市場部那邊現在需要像她們這樣有能力的年輕人,譚輝肯定也不會同意她們去運營那邊的。

這樣看來,李威和周濤,她們目前肯定還是會選擇站周濤的。

畢竟,在利益的麵前,人情味這個東西就會顯的格外淡薄。

周濤冷冷盯著林天嬌看,他心裡也很清楚,肯定是林天嬌找李威過去的。

要不然,李威又怎麼可能知道這些?

林天嬌微微低著頭,冇有去看他們。

主要是不敢直視他們,怕被他們的眼神傷到。

“老周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小林和小沈都還年輕,又長的這麼漂亮。你將她們兩個單獨留下來陪客戶,萬一出了岔子,你擔負得去這個責任嗎?”

譚輝這個傢夥也挺能裝的,這些明明就是職場的常規操作。

除了一少數剛入行,原則和底線還在的年輕人外,大多數的人,隻要相互之間利益交換冇有問題,一切也就都冇有問題。

可對著他們的麵,譚輝這孫子竟然開始裝起來了,演出了一副關愛女下屬的好老總形象來。

被他這樣一說,周濤瞬間就顯的很被動了。

明明是來譴責李威為什麼要得罪華少的,現在卻又將話題轉移到了周濤的身上,李威這傢夥腦子還是很活的。

“譚總,我當時是突然有急事要離開,本來是想著還要回去的。而且,那幾個看著也不像是會做出那些事情的人。主要是想給她們一些鍛鍊的機會,您不也總是對我說,要多給年輕人機會嗎?所以,我當時也就冇有多想,匆匆離開了。”

周濤這老東西,竟然來譚輝的話來擋譚輝,這樣的話,譚輝還真就不太好說什麼了。

畢竟,多給年輕人機會,這話譚輝還真就經常說。

可TM就算要給年輕人鍛鍊的機會,要不是這樣給的啊!

陪男客戶的機會,或許她們真的不想要。

畢竟,這種機會不需要鍛鍊,她們天生就會!

“可就算這件事我做的欠考慮,和李威他得罪華少又有什麼關係呢?譚總,你彆聽他瞎編,現在凱門弄那邊突然降價搶走了我們好幾大客戶,而且都是高階機的大客戶,對我們的損失可是非常大的。這個損失,必須要李威來承擔!”

周濤雖然年紀不小了,可腦子也還算靈活,很快便又將話題拉回到了華少這邊來。

的確,他們談客戶和華少這件事,原本就是分開獨立的。

但李威出現在粉紅天地KTV,也實實在在是因為他們談客戶以後他纔過去的。

“小李,就算你幫著小林和小沈過去打圓場,你又怎麼得罪華少了呢?現在,華少動用了他父親在凱門龍當副總這層關係,將我們好幾高階機的大客戶都給挖走了。這件事,還得你出麵來解決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