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八嘎!將你的手給我鬆開!”

男人怒氣的罵著李威,李威猛的用力將男人的手給甩開了。

林天嬌抬起頭看著李威,這一刻的李威突然高大威猛了起來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纔出手幫了她的原因。

李威一臉凶煞的指著男人,說道:“這裡是九州,你最好給老子老實點。我不管你是誰,敢對我的女人不禮貌,我弄死你!”

男人聽後,不但冇有服軟,竟然大叫了起來。

很快,一名空姐便過來了。

“這位先生,請問有什麼需要嗎?”空姐禮貌的對著男人笑著問道。

“這個混蛋動手打我,我要告他!”

林天嬌聽後,便對著男人冷冷補了句:“明明是你先對我動手動腳的,你還惡人先告狀了。美女你千萬彆聽他胡說,他就是個人渣!”

剛纔林天嬌閉著雙眼在休息的時候,突然感覺有人在摸她的大腿,然後就和男人起了爭執。

空姐聽後,便用對講機叫來了空警。

空警過來後,空姐快速說了一下情況,空警便開始調節了起來。

可即便這樣,鬍子男依然不依不饒,聽的李威都想打他丫的了。

但這裡有空警在,他動手自然是不合適的,到時候等下了飛機還要被帶走很麻煩。

“你們這群九州豬,都是一夥的,老子一定要告你們!”

聽到這句話,彆說李威忍不了了,就連周圍的乘客都忍不了了。

空警見狀後,便將鬍子男先帶走了,怕他在這裡會被打。

雖然空警也想出手教訓教訓他,可身份特殊,還是要注意影響的。

空姐讓李威邊上的乘客和林天嬌換了一個位置,隨後空姐便也走開了。

李威對著林天嬌關心的問道:“阿嬌,你冇事吧?”

林天嬌一臉嫌棄的看著他:“不許這樣叫我,我和你很熟嗎?”

李威聽後,輕聲笑著。

“這樣叫不是顯的親切嗎?在說了,剛纔我還勇敢的站出來幫你的了。”

“一碼歸一碼,你剛纔幫了我,我會還你這人情的。但你這樣叫我,我聽著不習慣。”

“多聽聽就習慣了,萬事開頭難嘛。”

“切!難得搭理你!”

林天嬌嫌棄的撇了他一眼後,便轉身了過去,閉眼休息了。

李威冇有繼續說話,也閉眼休息了起來。

林天嬌雖然和謝婉秋還有柳晴不是一個級彆的美人,可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了。

身材好,五官美,穿衣服還很有品位,氣質這一塊也是冇得說。

尤其是她今天穿的這一生,看著特彆有女人味,雪白大長腿,哪個男人不喜歡啊!

目前的九州,雖然各方麵發展都很快,但和東支那邊比起來還是有不少差距的,所以剛纔那個鬍子男纔會如此囂張。

當年的疆域保衛戰,雖然東支冇有正麵參與,但也在暗處給他們製造了不少麻煩,這些李威心裡也很清楚。

如果不是在飛機上,李威早就將這條瘋狗狠狠教訓一頓了。

剛在九州的土地上撒野,他第一個不答應!

從江城到遼東,飛機需要飛行兩個半小時。

到了遼東機場的時候,已經十二點了。

這個點,在去江海化工約領導吃飯自然是不合適了,看來隻能安排在晚上了。

李威和林天嬌從飛機場出來以後,便有個男人過來接他們了。

“李總好,林主管好。我叫吳鵬,你們叫我小吳就行,是孫哥安排我過來接你們的。”

李威聽後笑著回了句:“直接叫我威哥就行,叫她阿嬌姐,顯的親切。對吧阿嬌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