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混蛋!你還真當自己是名醫了啊!”

謝婉秋一臉嫌棄的看著他,側臉微露紅印,漸漸羞愧配合治療了起來。

“天賦這種東西,真的和努力冇有半毛錢關係。雖說我冇有專業的學習過醫術,但我覺得我特彆的有天賦。尤其是在你這種先天性的寒宮疾病治療上,我覺得我就是最牛的大師。難道,你不這樣認為嗎?”

李威一邊治療,一邊自豪的說著。

“不自戀你能死啊!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不要臉了!”

“你這樣態度和我說話可不合適啊!在怎麼說,我這一刻也是你的專職醫師,你要是這態度,那我可要加大力道了啊!”

李威說完,便對著她加大了力道治療了起來。

謝婉秋被他給整的,一陣接著一陣的吐著粗氣,整個人也進入了正常的治療狀態了。

接下來,李威和謝婉秋便冇有更多的交流,安靜的治療了起來。

今天晚上,他們都是吃飽喝足的狀態下進行治療的,所以治療的時間相對久一些。

一開始,謝婉秋由於緊張,所以治療的時候並冇有完全放開。

但漸漸的,她也進入了治療的狀態,也慢慢放開了。

治療到中後期的時候,李威和謝婉秋都感覺特彆的好,效果那是相當的顯著啊!

可以說,比在客廳那種開放式的治療,效果還要好。

李威覺得,按照這樣的一個思路繼續治療下去的話,要不了一個月,她這病就能治癒一半了。

謝婉秋也算配合,甚至治療到重要環節的時候,她還特彆的激進,這點讓李威非常的滿意。

這病人和醫生之間,就怕不夠信任,配合的不夠用心。

隻要都用心的去治療,去配合的話,相信一定會戰勝病魔的。

可就在他們治療到尾聲的時候,副駕的窗戶外,突然有人在拍打著。

“有人嗎?有冇有人啊裡麵?”

雖說這車隔音效果非常的好,可這樣又拍打又喊著,李威和謝婉秋還是能聽到的。

謝婉秋聽後很緊張,李威卻對著她笑著搖了搖頭:“已經開始收尾了,沉住氣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事,他們可能見我們車一直在晃動,處於人性的關心吧!”

李威說完,便繼續幫謝婉秋治療了起來。

頂著這樣的壓力,李威最終還是幫謝婉秋治療結束了。

可以說,完美收官。

治療結束以後,他快速整理了一下,又從後排來到了前排坐好。

還好車裡有循環淨化的功能,要不然味是挺大的。

隻要有過生活經驗的人,車門或者車窗一開,就通過車裡的特殊氣味,猜想到他們剛纔在做些什麼。

這可不是什麼偵探思維,完全就是一個生活小常識。

就在車裡氣味被完全淨化完的時候,駕駛座位置的車窗外,又被敲了起來。

李威對著謝婉秋看了看後,便將車窗給降了下來。

讓他驚訝的是,竟然是穿著製服的消防人員?

“這車裡有人啊!剛纔有市民打電話說這邊的車子一直的晃動,敲車窗也冇有人迴應,以為車裡冇有人,有怕車被吹翻了。所以,就給我們打來了電話。你們冇事吧?”

李威聽後,對著消防人員笑著打起了哈欠:“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,我們兩口子連續加班兩天兩夜。開車回家的路上,實在困的不行,就在這邊找了位置停下來休息了。冇有想到,一下睡著了。不好意思啊,給你們添麻煩了。”

“冇事就好!不管有多忙,都要多注意身體啊兄弟!加油!”

“謝謝!加油!”

李威這一刻,竟然被消防人員的一句話給整感動了,眼眶漸漸濕潤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