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你這一臉得意的樣子,你就是故意選擇在這裡治療的。混蛋!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你就當我有一回私心怎麼了?關鍵是對你的病有很大的幫助不就行了。在說了,我費心費力的幫你治療,難道還不能給我一次選擇的權力了?”

“得了吧!你選擇的權力還少嗎?在辦公室、在臥室、在客廳、在酒店,現在又在江灘觀光橋這邊。難不成,你還想上天啊?”

“你還彆說,我還真有這想法。不過,你的病情明顯比之前好太多了,應該也不需要上天了吧!不過,等你病好了以後,我們可以租一個氣球,一起感受一下高空的快樂時光。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“呸!我纔不給你這個機會了,你這個死變態!”

謝婉秋對著李威嫌棄的罵了句,隨後便轉身對著窗外看了過去。

這個時間點的江灘,夜景還是很美的。

可看著看著,謝婉秋卻又傷感了起來。

就因為她這個病,她的整個青春期都特彆的痛苦,甚至說是從她知道這個病以後,一直到現在都非常的痛苦。

因為她一直都不敢戀愛,不敢接觸男人,怕自己的病被髮現了,內心是非常自卑的。

但她的家族,她的家庭背景,又必須要她足夠的堅強和獨立,所以她這些年活的很累。

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可憐她,讓李威這個混蛋出現到了她的生活中。

就這樣陰差陽錯的,李威這個混蛋竟然在一點一點的治癒她的病?

從某種程度來說,李威似乎在一步一步的將她從痛苦中拉出來,逐漸恢複到了正常女人的生活。

雖說表麵一直都嫌棄李威,可她的內心,是很感謝李威的。

如果冇有李威的出現,她真的不知道以後還要經曆怎樣的痛苦的煎熬!

想著想著,謝婉秋卻又露出了一絲開心的笑容來,笑的特彆美豔迷人。

李威將車開到外灘的觀光橋上以後,便將車停好了。

這裡有專門的車輛停車位置,不過需要收取一筆比較高的費用。

所以,很多人都不會將車停在這裡。

這裡停車的話,一個小時需要一百塊錢,但夜景的確是非常美的,角度非常的好。

是一個獨立的位置和一個獨立的通道,兩邊也會不停的有行人經過。

李威對著謝婉秋笑著說道:“時間也不早了,我們開始吧!”

謝婉秋對著窗外看著,發現不少路過的人都會對著他們的車看過來。

車雖然不是什麼特彆好的車,可這四周似乎就他們一輛車,這就顯的很特彆了。

“這外麵那麼多人,還有不少一直盯著我們看了,有說有笑的,你確定他們看不到我們?”

謝婉秋一臉緊張的看著李威,總覺得對麵經過的行人能看到他們。

“要不,你自己出去看看?看能不能看到我?”

李威眉頭微皺,一臉無奈的接了句。

“那不行,我出去以後豈不是被他們看到了。這樣的話,我在進來,他們一定會猜想什麼的。”

“我李某人現在也是有身份和地位的有為青年了,你覺得我會拿我的前途這樣開玩笑嗎?”李威對著謝婉秋一本正經的說著。

李威這個混蛋,一本正經起來還真是要命啊!

被他這樣一說,謝婉秋還真不知道怎麼去反駁了。

雖說鼎盛和天啟不是一個級彆的科技公司,可他們在公司的地位是一樣的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李威也不會隨意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的。

這要是被曝光了,鼎盛也會受到牽連的。

“那,那就開始吧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