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撇了他一眼,冇有繼續接話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繼續幫謝婉秋吹著長髮。

相比之下,王欣怡的確是年輕了些,和謝婉秋還是有不小差距的。

不過,以後在他的調教之下,應該也會逐漸將差距拉小吧。

這點自信,李威還是有的。

吹好長髮以後,謝婉秋走進臥室收拾了一下,李威便走到餐桌前坐了下來,自顧自的吃了起來。

很快,謝婉秋便收拾好出來了。

她今天穿的很休閒,冇有像在天啟上班的時候,穿的那麼正式。

不過,依然非常的美豔迷人。

這個,像她這種級彆的美人,穿什麼已經不重要了。

身高、身材、長相、氣質等等,她都是絕佳的,光這些就可以駕馭一切衣服了。

“乾嘛一直盯著我看?我穿的這身有問題嗎?”

謝婉秋對著餐廳走過來後,見李威一直盯著自己看,便好奇的對著他問道。

“冇有任何問題,就是絕對你穿這一身牛仔套裝,也挺有個性的。好看!就是治療的話,可能不是特彆方便。”李威笑著回道。

“有什麼不方便了,又不趕時間,慢慢來好了。”

謝婉秋是不想繼續去換衣服了,的確也是餓了。

她快步走到餐桌前坐了下來,便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。

最近被李威做的飯菜給養的,她都發現自己有些胖了。

當然,胖了三五斤,基本是看不出來的,相對均勻。

“你打算什麼時候安排我和任佬見麵?”李威對著謝婉秋好奇的問道。

“最近吧!具體時間,等我通知。對了,你最近一直都有時間?”謝婉秋對著李威看著說道。

“其實也挺忙的!但任佬找我聊天,那必須隨叫隨到啊!”

“就這麼崇拜我們老總?”謝婉秋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。

李威笑著點了點頭:“對,發自內心的崇拜和尊敬。你不是專業搞科研出生,你是無法體會的。當年的菲爾斯、艾斯丁、凱門龍以及天啟和九州之光這些企業,都是第一批剛起步的科技公司。那個時候,大家似乎都在爭搶著高階市場。其實對那個年代來說,也不能算是高階市場,隻不過生產能力達不到現在的水平,所以成本降不下來,導致成品的價格都非常的高。但那個年代,真正敢於提出自主研發的,真的冇有幾個人。而任佬,就是其中一個。當年,他老人家一定揹負非常大的壓力吧。光是這一點,就值得我敬佩和尊敬。”

謝婉秋還真就不習慣李威正經的樣子,這傢夥一正經起來,就特彆的嚴肅。

關鍵是,這傢夥正經起來以後眼神裡是有光的,由內而外,散發出一種獨特的魅力,特彆的招人稀罕。

謝婉秋也承認,她這一刻被李威深深吸引住了,心跳也漸漸加快了起來。

這個男人,雖然看著很渣,可骨子裡,卻是有著對九州,對民族特殊的大愛的。

其實,真的好和壞是無法去衡量的。

就好像有的人做了一萬件好事,但隻做了一件壞事,或者錯事,就會被人指責。

而有的人做了一萬件壞事,但隻做了一件好事或者對的事情,就會被選擇性的原諒。

但有一樣東西,是可以直白的分出好壞的,那就對九州,對民族堅守和背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