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江灘那邊?那邊每天晚上不是很多人嗎?不行!”

謝婉秋說完,竟然露出了一絲紅印來。

李威一邊認真開車,一邊繼續對著謝婉秋笑著問道:“那你說去哪裡?”

“我……我怎麼知道啊!”

看的出來,謝婉秋內心還是有點期待的。

往往女人表麵展示出來的拒絕,內心卻又特彆的期待。

更何況,對於治療來說,謝婉秋也是非常上心的。

隻要是對寒宮疾病有幫助的,謝婉秋現在都願意去嘗試。

畢竟,幫她治療的人一直都是李威,對她來說,隻是換了環境而已。

“要不,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?說實話,我現在也挺餓的。”

“可我想回家沖洗一下!今天在會議室開了好幾個小時的會,空調有些熱,全身都感覺出汗了。”

“你這意思,是想讓我送你回家,然後給你做飯吃了?”李威對著她笑著說道。

“我就想回家沖洗一下!至於在家裡做飯還是在外麵吃飯,我都無所謂。”

“行,那我現在開車送你回家沖洗。”

李威說完,便繼續認真開車了起來。

將謝婉秋送回家後,謝婉秋去沖洗了,李威進廚房做飯了。

等謝婉秋沖洗好,李威的飯也做好了。

“我想著,你這剛沖洗完,要是等會出去吃的話,身上肯定會有味道。這樣的話,在車上治療油煙味肯定會有。所以,我就做了飯菜,完我們在出去。”

李威一邊說著,一邊對著謝婉秋看了過去。

今天的謝婉秋,和之前不太一樣。

之前她都是穿著睡袍出來的,可今天,她竟然穿著白襯衫就出來了。

而且,這白襯衫明顯是男士的?難道是錢家豪的?

“你這樣不合適啊!我這還餓著肚子了,你就這樣出來了,看的我都冇有心情吃飯了。”

“我讓你看了嗎?混蛋!”謝婉秋嫌棄的撇了他一眼。

李威又快速補問道:“你這白襯衫是男士的啊!錢家豪的?”

“怎麼,你吃醋啊?”謝婉秋對著李威看著反問道。

“誰吃他的醋啊!連你的病都冇有能力治的人,和我有可比性嗎?”李威一臉自豪的說著。

可心裡,還是有點不太爽。

“這是我新買的,本來是……是買給你的……”

聽到這裡,李威可高興壞了。

這些年,就連王娟都冇有給他買過衣服。

不過那個時候對李威來說都無所謂,他自己網上隨便選兩件就行了。

現在才明白,一個真正愛他的女人,是願意花心思為他挑選買衣服的。

一年到頭,隻顧著自己買衣服,完全想不到男人的女人,根本就是不愛。

“喲!這是給我買的啊?我說看著怎麼就這麼合身的呢?”

看著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謝婉秋白了他一眼:“臭德行!過來先幫我吹個頭髮!”

李威聽後,便轉身去拿了吹風機。

一邊幫謝婉秋吹頭髮,一邊低著頭看她。

“秋兒,還彆說你穿男士白襯衫,還挺有韻味的。主要是寬鬆,看著得勁啊!”

“混蛋!你就不怕看多了冇有心情吃飯嗎?”

謝婉秋自然是明白李威說這句話的意思的,便對著李威弱弱的罵了句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先開開胃,等會就更加有食慾了。畢竟,今天晚上幫你治療又是全新的模式了,我不得多吃點啊!萬一效果明顯,我可得幫你多治療治療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