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音剛落,李威便感覺到右腿一陣疼痛了起來。

原來,謝婉秋在用力的揪他。

“疼疼疼……我這正開車了,你這樣萬一我腳一鬆,可是非常危險的。”李威一臉嫌棄的看著謝婉秋。

“還想逐個擊破?”謝婉秋盯著李威一臉冷笑的問道。

“突然就冇有這興趣了!”李威憨憨的笑著。

“混蛋!”

謝婉秋罵完,側身對著窗外看了過去,漸漸露出了笑容來。

她和李威之間還真是夠荒唐的,可就是這麼奇妙,他們兩個現在竟然又走又近了。

對李威第一次拿著那種噁心的視頻來找她的場景,謝婉秋現在依然記憶猶新。

可通過和李威這麼長時間的接觸,謝婉秋髮現李威並不像她當初想的那樣噁心和變態。

其實,她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畢竟,是她冇有看好錢家豪,在王娟這件事情上,她肯定是有責任的。

如果之前她就和錢家豪離婚的話,那李威肯定也就不會去找她了吧。

畢竟,那個時候她已經是錢家豪的前妻了。

所以,很多遊走在道德邊緣的行為,即便看著像是在犯罪,但也是被逼迫的,一時間大腦短路導致的。

人終究是人,不是機器,可以隨心所欲的控製。

人是有情感的,內心的怒火太旺,不發泄出來的話,大腦就會被擠壞掉。

所以說,不要欺負老實人。

因為老實人一旦發怒,真的是連道歉的機會都冇有了。

尤其是不要對李威這樣的老實人,欺負的太過了。

李威繼續看著前方開車,對著謝婉秋認真的問道:“你知道我為什麼想這樣做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謝婉秋好奇的反問道。

“如果隻看眼前我個人的利益,以及鼎盛的利益來說。我這樣找你們天啟合作,最後虧的肯定是我們鼎盛。”

“對啊!所以,你為什麼要和我們搞疊加推廣呢?天啟雖然現在不能生產出物美價廉的中低端產品,但實力在這裡。你這樣做,最後無疑是給天啟做了嫁衣啊!”

謝婉秋轉身對著李威看了過去,她也挺好奇,為什麼李威會突然想這樣做。

就算短暫時間內,可以通過天啟的品牌效應,給鼎盛帶來很高的銷量。

可要不了兩三年,等天啟中低端的產品完善以後,鼎盛基本就是死路一條。

因為,鼎盛現在冇有自己的核心科技,所有的零配件全部都是采購的,然後進行組裝。

而天啟則完全不一樣,天啟很多核心技術都是自己的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光是一個利潤就可以將鼎盛給拉胯了。

李威聽後,表情更加嚴肅了起來。

“可如果我不這樣做,鼎盛未來依然是死路一條。不單單是鼎盛,就連天啟,甚至是整個九州的科技公司都會非常的被動。”

“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?”謝婉秋眉頭微皺的繼續看著他。

“未來幾年的中低端,甚至是高階的一個爆炸期,肯定是在三四五六線這樣的城市。如果凱門龍和東耀聯手合作的話,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打通很多小城市的下沉用戶。等到那個時候,天啟在想進入可就非常難了。況且,未來誰家擁有的核心技術越多,市場占比就會越高。因為價格和利潤都可以調控,但像鼎盛這樣冇有核心技術的,肯定是不行的。”

“這個我可以理解,但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找天啟合作,而不是找凱門龍等其它公司合作呢?”

“因為,天啟是九州本土科技最後的希望!而我,是地地道道的九州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