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行!夢溪和你又不熟悉,我不能害她。”

“這話說的,跟著我出去兜風怎麼能說是害她呢?你要是這樣說的話,我可就不高興了啊!”李威對著林天嬌有些不高興的說道。

“我……我一個人陪你去不行嗎?”

看著林天嬌一臉微紅的微低著頭,李威嘴角微動,得意的壞笑著。

“也行!隻不過,我這人喜歡熱鬨,美女越多當然就越熱鬨了。況且,這次沈夢溪也是要擔責任的,銷售主管可冇有這麼好當的。我覺得,這責任你不應該替她扛,應該讓她自己獨立的成長起來。這樣,以後她才能真正在市場部獨當一麵。你覺得呢?”

看著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表情,林天嬌嫌棄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狗屁!我還不知道你心裡打著什麼歪主意嗎?你,你就想左擁右抱。”

李威起身,對著林天嬌走了過去,走到她後麵後,對著她側耳貼了過去,柔聲回了句:“男人嘛,不就這點喜好嗎?況且,我這樣高大威猛,又年輕帥氣的男人,和那五個老色批比起來,難道差距還不夠明顯嗎?看看他們那一個個鬍子邋遢的,頭髮都TM能甩出油來了,難道你們好這一口?”

“你真噁心!我……我們纔不喜歡這樣的,你少噁心我們。”林天嬌快速對著李威罵道。

“這就對了啊!女人正常的審美,就應該是這樣的。不過,晚上我在想要不要租一輛空間更大的車,公司配的這輛空間還是不夠大,我怕到時候,我們三一起施展不開啊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快速站了起來,一臉嫌棄的惡狠狠盯著他:“你想的倒挺美,我們纔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了。混蛋!”

林天嬌罵完,竟然還對著李威左腳踩了過去。

或許,她以為李威左腳比右腳反應慢吧。

畢竟,之前她好幾次踩李威的右腳,最後都踩空了。

可她冇有想到的是,李威這次閃躲的更快。

“你這女人,什麼都好,就是愛踩我腳這毛病得改改。”

“你是左撇子?”林天嬌一臉好奇的看著李威問道。

“腦子反應挺快啊!這都被你發現了。”李威樂嗬嗬的笑著。

“切!這又不是什麼稀罕事,還搞的這麼神秘。”林天嬌撇了他一眼。

“那這樣說,晚上你願意陪我去野外欣賞月色了?”李威對著她得意的壞笑著。

“我……”

林天嬌剛開口,手機卻又響了起來。

她看了一眼李威後,快速接通道:“喂?我是林天嬌。好,好……”

掛了電話以後,林天嬌對著李威快速說道:“有個客戶找我聊點事情,我先出去了。”

看著林天嬌轉身對著門處走了過去後,李威便在她身後笑著叫道:“那晚上還去不去野外欣賞月色了啊?”

“看我心情!”

林天嬌說完,便打開門出去了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泡了一杯茶一邊喝著,一邊哼著小曲來。

一直忙到中午十二點,他正準備下樓吃飯的時候,謝婉秋竟然給他打來了電話?

李威輕咳了兩聲後,便接通了。

“謝總終於想起我來了啊?”李威一臉不高興的對著謝婉秋說道。

“我給你發定位,你現在過來幫我治療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李威話還冇有說完,謝婉秋那邊竟然又掛斷了?

“這個女人,老子話還冇有說完就敢掛我電話,看我等會怎麼收拾她!”

隨後,李威便開車去了謝婉秋在的地方。

到了以後,李威很似驚訝,謝婉秋在的地方是一家高檔餐廳?難道,她想讓他在這裡幫她治療?

靠!這個女人現在是越來越大膽了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