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呸!誰和你有關係了,想的倒挺美。”

林天嬌說完,便快速掛斷了電話。

很快,她便來到了李威的辦公室。

今天的林天嬌,穿的也挺正式的,和王欣怡比起來,皮膚確實差了點,不過依然是高品質的。

她今天穿著一身白色的職業裝,配著一雙銀色的高跟鞋,倒是挺顯皮膚的。

“今天穿的很鮮豔啊!看的我心跳都開始加快了,你快點過來幫我平複平複。”

“混蛋!我冇有心情和你貧,周濤剛纔過來和你說什麼了?”林天嬌一臉嫌棄的看著李威問道。

“先坐吧!”

林天嬌走到李威麵前的椅子坐了下來後,李威便對著她認真的說道:“周濤那個老東西,過來找我說,昨天晚上包廂那五個老色批的訂單很大,但因為昨天我過去了,讓你和沈夢溪走了,那五個老色批非常的不滿意,這筆大單泡湯了。所以,要我在承擔這個責任。”

“他讓你承擔這個責任?”林天嬌驚訝的看著李威。

昨天晚上,明明是她打電話給李威,叫李威去救場的。

就算要承擔責任,那也是她承擔,怎麼能算到李威頭上呢。

“對啊!我昨天晚上明明是去救你們的,可最後卻讓我背鍋,你說我冤枉不冤枉?”李威看著林天嬌一臉委屈的說道。

“這件事是由我引起的,我來承擔。”

林天嬌倒還有些擔當,李威也算是冇有白幫她。

“這眼看就到年關了,你要怎麼補償這個損失呢?難道,你要去陪他們嗎?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也沉默了。

現在,讓她去陪周濤,她都一臉的嫌棄,更彆說那五個老色批了。

可李威說的也對,這眼看就到年關了,現在想要彌補這一單的損失,非常的困難。

因為,讓她臨時找客戶簽單,還是這種大單,在他們放年假之前基本不太可能了。

對她來說,現在唯一的辦法,就是將他們五個的訂單給追回來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林天嬌緊緊咬著下唇,雙手握拳,這一刻的內心無比的針紮。

她想要儘快的存夠錢拜托現在的一切,這個時候就不能出現任何的差錯。

其實,周濤在找李威之前,就已經找過林天嬌了,並且和她說過了。

要是這單的損失不彌補回來的話,她的市場部副總,還有沈夢溪的銷售主管都彆乾了。

“行了!這種事,就算你同意了,我也不會同意讓你去的。就算你想拜托這一切,離開這裡去過全新的生活。可一個人的身體和靈活要都失防了,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?”

看著李威堅定的眼神後,林天嬌對著他若若的問了句:“除了這些,我還能有什麼辦法呢?”

“這次我來幫你想辦法,畢竟我也參與了,總要負起這個責任的。”

“你手裡還有這麼大的膽子嗎?”林天嬌好奇的快速追問道。

“這個你就不用瞎猜了!不過,以後對周濤這個老東西,你和沈夢溪都要多防著點。這次譚總將劉麗麗踢了,換我當運營負責人,周濤肯定非常不爽的。所以,他接下來可能會利用你和沈夢溪,瘋狂的和客戶對接套現。畢竟,一旦和譚輝撕破臉,他肯定在鼎盛待不下去了。你們可不要稀裡糊塗的,就成了他撈錢的工具。”

“這樣說,我這次又欠了你一個大人情了。”林天嬌對著李威眉頭緊皺的說著。

“不光是你,還有沈夢溪。要不,晚上將她帶上,我開車帶你們一起去野外兜兜風?好好欣賞一下郊外的月光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