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見狀後,快速對著王欣怡擺手解釋道:“欣怡你千萬彆誤會,我意思是,每天看著這麼美的你,我心情愉悅,工作效率自然是大幅度提高啊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王欣怡似乎有了一絲失落。

“哦,威哥是這個意思呀,我還以為……真的是羞死人了。”

看著王欣怡一臉羞紅的樣子,李威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我正經人,怎麼能藉著是你上司,就對你行駛一些出格的權力呢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王欣怡便也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隻不過,李威是不是正經人,王欣怡心裡自然也是清楚的。

他要是正經人的話,鼎盛這裡還就真冇有不正經的了。

“那,我以後就這樣穿咯。”王欣怡對著李威一臉俏皮的笑著繼續說道。

“可以,以後就按照這個標準來。不過,你這白襯衫的衣領,平時在辦公室以外的區域走動,最好還是扣上比較好。畢竟,這公司裡的男同事,不全都像我一樣正經啊!”

李威這個混蛋,還真是夠能裝的。

王欣怡聽後又羞澀,又開心,畢竟李威說的都是大實話。

她要是突然這樣改變,外麵的同事肯定會對她亂八卦的,也挺煩人。

況且,李威隻是引導她向著私人助理正確的方向發展,並冇有對她提出過分的要求。

這要是被外麵那些愛八卦的同事傳起來的話,指不定說他們什麼了。

“好,我聽威哥的。平時在外麵我就全部都扣起來,到辦公室我在解開。”

這話說的,要是被外人聽到,還以為他們走的有多親近了,這都能給整誤會了。

李威憨憨的笑著:“心裡明白就好,慎言,慎言!”

王欣怡聽後,雙手快速捂嘴,一臉微紅的笑著。

“威哥,那要是冇有彆的事情,我就先出去忙了。”

“去吧!”

看著王欣怡走出辦公室後,李威一臉得意的樂嗬著。

還真是冇有想到,王欣怡這個小女人,可造性竟然這麼強,今天穿的還真是夠迷人的,看的他都有想法了。

李威正美滋滋的想著,辦公室的門又被敲響了。

“請進!”

原本,李威以為又是王欣怡,可抬起頭一看,竟然是周濤?

“老……”

“李威你TM腦子有屎啊?老子市場部的事情輪得到你來摻和嗎?”

還冇等李威說完,周濤便指著他破口大罵了起來。

看的出來,周濤這一刻非常的憤怒。

李威雖然能猜到周濤的怒氣,和昨天晚上那五個男人有關係,但他並不是很清楚周濤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?

難道說,那五個老色批醒來以後,發現昨天晚上並冇有從林天嬌和沈夢溪身上,撈到一丁點的好處,所以將這些全部都賴在了周濤的身上?

不過,被周濤這樣指著鼻子惡狠狠的罵著,李威還真是很不爽。

“周濤你TM一大早發什麼神經啊?有話好好說,彆用手指我,要不然老子直接給你掰斷了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後,周濤快速將手放了下去,他心裡也很怕被李威掰手指。

畢竟,李威什麼樣的身手他心裡還是很清楚的。

周濤走到李威的麵前,冷冷盯著他:“昨天晚上你為什麼要代替林天嬌和沈夢溪去陪我的客戶,你是不是怕老子做的業績好,搶了你這段時間的風頭?”

“讓自己兩個女下屬去陪那幫老色批,這樣拿到的業績你很光榮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