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婷看著李威的眼睛,雙手都緊緊握起了拳頭,她心裡特彆想好好抽華少幾耳光,可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棄。

雖說剛纔被華少那般欺辱,她特彆想將剛纔的一切都報複回來。

但一想到華少的家族勢力,還有不想讓李威和餓華少之間更加的惡化下去。

她便對著李威笑著點了點頭,“我接受!”

李威能看的出來,方婷內心並不想接受,但最後她還是選擇了同意。

既然方婷都這樣說了,李威自然也不好繼續多說,隻能尊重她的決定。

“現在帶著你的人,給老子滾!”

華少聽後,孫子似的快速笑著點頭,然後站了起來,一臉痛苦的轉身往前走著。

“都給老子起來,一群廢物!”

看著他們一群人,相互攙扶著離開KTV以後,李威便對著方婷關心的繼續問道:“婷姐,你還好吧?”

方婷對著他笑著點了點頭:“放心吧,我挺好的。這樣的生活,我早就習慣了。我們老家的女人心裡的承受能力都無比強大,這點你應該很清楚的。”

“你冇事就好!”李威笑著點了點頭。

其實,他們心裡都很清楚彼此的想法,隻是生活所迫吧。

當一個人冇有足夠強大的時候,很多事情隻能忍著,生活還得繼續。人微言輕,也隻能將一切的不滿都隱藏在心裡。

要不然,可能會給自己或者朋友帶來更大的麻煩。

“對了婷姐,能不能幫我找幾個男的過來,我那邊包廂還有幾個客戶喝醉了,我想將他們帶到對麵賓館去休息。”

“冇有問題,我這就叫人去168包廂幫你。”

隨後,方婷叫了幾個男員工,跟著李威一起去了168包廂,將那五個喝醉的男人,一起攙扶著到了對麵的賓館。

幫他們全部都安排好躺下休息以後,李威便走回了KTV,將今天晚上的賬給結了。

方婷要給李威打個折扣的,李威拒絕了。

很多時候,這些過大的折扣,都是方婷自己在墊錢,李威覺得冇有這個必要。

就算他剛纔幫了她,那也是看在方婷是他老鄉的份上的。

當然,萍水相逢的人,隻要讓李威碰上,就他這個性格,應該也會出手幫忙吧。

“老弟,今天晚上謝謝你了。對了,你冇有受傷吧?”方婷對著李威上下打量著。

“對付他們,我要是受傷了,那就太丟臉了。”李威一臉自信的笑著回道。

“看不出來,你這傢夥還挺能打的。不過,華少肯定不會就這樣算了的。今後,你還是要多加小心。”方婷對著李威一臉關心的看著。

“我倒不怕他,隻是婷姐你,在這裡工作要多加小心纔是。他要是在敢來這裡欺負你的話,你就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。我們老家的女人,那必須不能被他這樣的雜碎欺負啊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方婷內心很感動。

可她也清楚華少的背景,這件事,能不讓李威繼續插手,她就不想讓李威繼續插手,這也算是對李威的一種保護吧!

“放心吧!我出來混這麼多年了,心裡都有數。下次你要是帶人過來這裡玩,提前給我打電話,我提前幫你安排包廂。”

“好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再見婷姐!”李威對著方婷笑著擺了擺手。

“再見!”方婷也對著李威笑著擺了擺手。

看著李威轉身走出KTV後,方婷露出了久違的微笑來,一種被男人暖心的微笑,她已經很久冇有露出這樣的笑容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