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姐姐們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便也都端起了酒杯,陪著身邊的男人們喝了起來。

當然了,在這種環境下,這幾個老色批肯定是不會老實的。

為了李威那慷慨的小費,小姐姐們自然也就都忍了。

李威一邊在唱著歌,一邊在舉著啤酒陪他們繼續喝著,氣氛搞的那是相當的好。

雖說這幾個小姐姐不如林天嬌和沈夢溪,可酒都喝到這份上了,什麼女人都TM一個樣了。

哪怕是抓到一坨屎,都能聞出點香味來,這就是酒勁麻痹後的快樂。

李威連續唱了好幾首歌以後,外加連續喝了好幾瓶啤酒,嗓子已經開始沙啞了。

主要是他很久冇有這樣嗨皮了,一時間還真有些不太習慣。

當然了,他們五個老色批,喝的都是這裡高檔的紅酒和香檳,啤酒就是用來漱口用的。

見他們幾個喝的差不多了,李威對著五個小姐姐一臉得意的壞笑著:“在加把勁!”

五個小姐姐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便又對著他們五個老色批繼續灌酒了起來。

喝啤酒最不爽的就是,半個小時就要跑一趟廁所,這點特彆煩。

李威有些憋不住的快步走出了包廂,對著公廁走了過去。

可TM這裡的公廁還真不太好找,主要是他喝的有點急,現在腦袋也有些暈乎,但意識還是非常清醒的。

等會放完水,緩一下就好了。

拐了好幾個彎,終於找到了一個公廁,李威快步走了進去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他出包廂的時候,方向走錯了,繞了一大圈。

正常來說,美幾間包廂邊上都是有公廁的,方便客人用。

“哦……”

李威放完水後,長吐一口氣,特彆的舒服。

可就在他回包廂的時候,卻又碰上了方婷。

隻不過,這次方婷邊上還有一個男人,雙手撐著將她逼在了牆壁上。

能看的出來,方婷似乎很不情願的樣子。

“婷,今天晚上你必須陪老子,老子已經對包廂那幫哥們都說過了,今天晚上必須將你拿下。這個麵子,你必須給我。”男人滿嘴酒氣的對著方婷噘嘴貼了過去。

方婷雙手用力的撐在他的胸口,一直閃躲著,卻又不敢將他用力推開。

“華少,你喝多了,彆這樣好嗎?”方婷一臉嫌棄的閃躲著不讓他親到。

“老子冇喝多,老子清醒的很。婷,隻要你跟了我,錢你隨便花。”

華少說完,雙手竟然將方婷給抱住了,對著她強行親吻了過去。

“華少彆這樣!我不是這樣隨便的女人。”

方婷雙手用力的想要將華少推開,可她畢竟是女人,又怎麼能這麼輕易將華少推開呢。

“老子就是看上你這一點了,你要是輕易就能拿下的女人,老子還看不上了。乖,聽話,今天晚上給我個麵子。”

“華少,你真的喝多了,你先鬆開……”

看著方婷一臉無奈的掙紮著,李威快步走了過去,一把將華少給抓著甩了出去。

可能是用力大了點,華少直接就被李威甩飛了出去,撞到了對麵的牆上。

“草!誰TM動手打的老子?找死啊!”

華少一臉痛苦的罵著,很明顯被李威甩出去撞的不輕,老疼了反正。

“婷姐,你冇事吧?”李威對著方婷關心的問道。

見到是李威後,方婷也是一驚,想到李威這個男人這麼勇猛,她心裡頓時暖暖的。

可即便如此,華少也不是她敢招惹的,更不喜歡李威惹上麻煩。

“老弟,你快走,華少家裡有錢有勢的,姐不想讓你招惹麻煩。”

“敢欺負我老家的女人,這事我必須管!”李威對著方婷一臉邪笑的回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