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王欣怡更亂了。

原本,李威前半句說的譚輝年紀大要退了,而他們都還年輕。

這句話她倒是可以理解,畢竟代代新人換舊人。

可李威隨後又說他身體強壯,體力充沛,能帶她起飛。

這話聽著怎麼就這麼彆扭的呢?總感覺李威在影射她什麼?

“我還是不太明白威哥的意思,威哥你能說的在明朗一些嘛?”王欣怡一頭霧水的對著李威繼續問道。

“冇事,不急,自己回去慢慢品。成長的過程中,一定有很多的煩惱。一個一個的解決,你也就成長起來了。”

“好,那我回去在好好想想。”王欣怡乖巧的點頭應著。

“行了,這也到點下班了,你也收拾一下回去吧。”

李威說完,王欣怡便起身對著門處走了過去。

“欣怡,既然做了我的私人助理,你的穿衣風格也要適當換一換了。”

王欣怡聽後,又停下了腳步,對著李威轉了過去,一臉好奇的問道:“威哥要我怎麼穿呢?”

王欣怡穿的衣服中規中矩,可那是在她之前的工作崗位冇有問題。

現在她可是李威這個運營負責人的私人助理,穿衣的風格肯定是要換衣換了。

“你得展示出你身材的優勢來,至於怎麼穿,你自己回去琢磨琢磨。當然了,我這並不是圖你什麼,隻是不同的崗位,穿搭不同的衣服,這是最基本的操作。”

看著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,王欣怡自然也信了。

“好的威哥,我回去好好想想,明天穿過來給你看看行不行。”

“好,那你先去吧!”

“威哥再見!”

看著王欣怡走出他的新辦公室後,李威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這個小女人,還挺好玩的。

李威一邊喝著茶,一邊想著今天公司發生的事情。

他的位置現在給了沈夢溪,沈夢溪李威不是很熟悉,但這女人嘴巴很甜。

平日裡,和林天嬌走的很親近。

至於她和周濤那個老東西到底走的近不近,李威就不清楚了。

沈夢溪之前是在東耀工作的,後來因為一些特殊的願意辭職了。

也就今年年初,纔剛來鼎盛這邊工作。

以前在東耀是做的前台,身高、身材和臉蛋自然就不用說了。

來到鼎盛以後便做了銷售,今年整體業績也還是可以的。

隻不過,比她能力強的人還是大有人在的,為什麼讓她當這個銷售主管呢?

李威不知道這個是譚輝直接選的,還是周濤或者林天嬌推薦的,總之挺讓他意外的。

李威想了想後,便也起身準備下班回家了。

黑虎那邊,他正好也想聊聊具體情況,看看他朋友的女兒有冇有受到進一步的騷擾。

可他剛上車,手機便響了。

拿起一看,竟然是林天嬌打過來的。

李威笑著接通道:“阿嬌,一天多不見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“混蛋!你在乾嘛了?”林天嬌大聲的問道。

從林天嬌那邊,李威聽著特彆的嘈雜。

“我剛從公司出來,準備開車回家了。你那邊怎麼那麼吵啊?聽欣怡說,你不是帶著沈夢溪去談業務去了嗎?”李威好奇的問道。

“我和夢溪在KTV包廂了,老周安排的幾個新客戶,讓我們過來陪一下的。”

“就你和沈夢溪嗎?老周冇有去嗎?”

“老周臨時有事離開了,我想叫你過來救個場!他們……他們老是對我和夢溪動手動腳的,煩死了。”

“我都還冇有對你們動手動腳了,可不能讓他們先占了便宜。你們等著我,我踏著七彩祥雲馬上就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