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威哥要我怎麼行動給你看呀?”王欣怡嬌羞的低著頭回了句。

“這個就看你自己怎麼去理解了!”

李威說完,便又對著自己轉椅走了過去。

王欣怡一臉羞紅的微微抬起頭,對著李威看著。

對於李威剛纔說的話,王欣怡心裡也很清楚。

這私人女助理和老總之間,如果想完完全全的成為自己的人的話,唯一的辦法就是坐到親密無間。

隻有這樣,才能得到彼此的真正信任。

王欣怡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對著她一臉羞紅的弱弱回了句:“那,等下班以後我跟著威哥走可以嘛?”

這話說的,聽的李威一臉的驚訝。

或許,他剛纔說的那些話,王欣怡能理解到的程度,也就隻有這些了吧。

不過,這個小女人倒是很上道,這點到是讓李威很欣賞。

看的出來,王欣怡也是被譚輝利用了。

譚輝仗著和她父親這層熟悉的關係,讓王欣怡足夠的信任她,這也很正常。

隻不過,李威最討厭的就是被人監視著,尤其是自己身邊的私人助理。

畢竟,運營這方麵的大多數事情,肯定都是要經過私人助理的。

要是什麼都李威親自做的話,那得多累啊!

要是這樣,他這個運營負責人的權力還有什麼意義。

“怎麼,想讓我請你吃飯啊?”李威對著王欣怡笑著補了句。

“不是威哥你說要我靠行動來證明給你看的嘛?所以,等下班以後,你帶我去哪裡都行。”

“真的去哪裡都行嗎?”

“嗯,都……都可以……”

“關鍵是,你跟著我走,我們晚上做什麼呢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王欣怡繼續詢問道。

這可給王欣怡整的更加難為情了,李威這個混蛋還真是過分,看給人小姐姐問的都不會說話了。

“做什麼都行……”

“可你們這個年紀的玩法,我能融入進去嗎?畢竟,我們相差也好幾歲了。”

“啊?這個還分什麼玩法嘛?我……我不太懂……”

聽完這句話以後,李威還是冇有忍住的笑噴了。

見李威大聲笑了起來以後,王欣怡一臉尷尬的盯著李威看。

“威哥你討厭,笑話人家。人家又冇有談過戀愛,肯定不懂這些呀。”

李威聽後快速收起了笑容,一本正經的看著王欣怡。

“欣怡,你誤會了。我之前說讓你用行動來證明給我看,並不是要讓你做這些。難道,我正經的還不夠明顯嗎?”

靠!又被李威這個混蛋給裝到了。

“啊?威哥你剛纔不是這個意思嗎?真的是羞死人了。”

王欣怡一臉羞愧的雙手捂著臉,低著頭不好意思在去看李威。

原本,她以為李威說的就是這個意思。

可冇有想到,李威說的竟然不是這個意思,是她自己想多了。

但李威說的,還真就內涵了這個意思。

所以說,人性難測啊!

一句話,可能會延伸出很多種意思來。

片刻後,王欣怡漸漸平複了下來,緩緩抬起頭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:“那威哥你剛纔是什麼意思呢?”

“譚總畢竟年紀大了,估計在過幾年就要退了。可我們不一樣,我雖然年長你幾歲,但我體格依然見狀,體力依然充沛,帶你這樣的年輕人起飛那是一點問題都冇有的。我的意思,你能明白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