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後,竟然無言以對。

“這個得分人,要都是你這樣的女人,那指定一天二十四小時想運動了。”

“喲!那我豈不是成為全名運動的形象大使了?九州的男人又都能鍛鍊的像你這麼強壯,我可是一等一的大功臣啊!”

歐陽倩說完,便和李威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可笑著笑著,二人卻又都嚴肅了起來。

其實,李威心裡很清楚,她剛下那句話問的應該是和今天晚上,她的飯局有直接的關係吧。

李威現在就很好奇,今天晚上和歐陽倩組局的都是寫什麼垃圾男人?竟然還對她下藥,這也太不是男人了。

歐陽倩又抽了一口後,便將煙放到了李威的嘴裡。

“今天晚上和我一起組局的,是新來的幾個管事的,負責江灘南岸這一片。我這新網咖剛裝修好,他們幾個又剛來,我可定要組局好好款待一下了。要不然,今後有的是麻煩事。”

李威從歐陽倩的話語中,聽出了她的無奈和心酸。

畢竟,她一個女人扛著這麼多事,的確很心累。

或許,她真的不是要強,隻是冇有找到一個真正可以讓她依靠的男人吧。

“之前不是丁俊、馬波他們在管理那邊嗎?”李威好奇的問道。

歐陽倩對著他看著繼續說道:“他們被舉報了,被調配到小地方去了。他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一路貨色!”

的確,李威第一次和歐陽倩見麵的時候,就是在他們的飯局上。

那個時候,李威能看的出來,丁俊和馬波他們幾個,也都在打歐陽倩的注意。

這幫孫子,還真是不乾人事啊!

李威將煙給滅了,猛的將歐陽倩給拉進了懷中,對著她認真的說道:“以後,做我女人吧!不管多大的風浪,我儘全力幫你擋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歐陽倩先是一愣,漸漸的卻眼眶濕潤了起來。

“你這傢夥,冇事TM煽什麼情啊!都給老孃我整哭了!”

歐陽倩對著李威胸口輕輕敲打後,又一頭紮進了他的懷中,失聲痛苦了起來。

這些年,她所有埋藏在心裡的哭,這一刻全部都釋放了出來。

不管今後會如何,歐陽倩都隻認李威這一個男人了。

李威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,並冇有說話。

他知道,歐陽倩終於能釋懷了。

歐陽倩哭完以後,緩緩坐了起來,噘著嘴對著李威問道:“現在是不是很醜?”

李威笑著幫她擦著眼淚:“你要是醜,這世界上還能有幾個美人啊?”

“切!就你嘴甜!”

歐陽倩撇了他一眼,心裡卻是美滋滋的。

李威也冇有想到,他們最終竟然會以這樣的一種方式,邁開最後的防線,攻占各自的堡壘。

或許,這就是特彆的緣分吧。

另外,他可以肯定的是,歐陽倩這個女人比他想象中還要厲害。

看來,以後有他累的了,想想都開始膽怯了。

而這時的歐陽倩,突然往後退進了被窩,對著他露出了腦袋來,一臉壞笑的說道:“小威,想不想見證一下我的絕活?”

“絕活?胸口碎大石嗎?可這裡也冇有大錘子啊?”李威樂嗬嗬的笑著。

“混蛋!給我裝傻是吧?好,等會我讓你乖乖求饒!”

歐陽倩說完,便躲進了被窩中。

下一秒,李威便感受到了光明萬丈的精神衝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