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瞧你這話說的,我正經人,怎麼可能會對欣怡亂來呢。更何況,她過來是跟著我學東西,我指定要以教她學習本領為主啊!”

看著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,林天嬌更加嫌棄了。

“呸!我還不知道你,混蛋一個。”

林天嬌說完,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她貼近了過去:“你該不會吃醋了吧?”

被李威這樣近距離的貼著問,林天嬌竟然有些不自然上了。

“誰吃你的醋了,少自戀。”

林天嬌說著說著,竟然還臉紅上了。

“那你臉紅什麼啊?”

“我……你離我原點,混蛋……”

林天嬌雙手過去想將李威推開,卻被李威快速給抓住了。

“我去了運營那邊以後,我們之間見麵就冇有這麼方便了。難道,你不想在這個辦公室留下點隻屬於我們的回憶嗎?”

林天嬌自然是明白李威說這句話的意思的,可這裡是辦公室,外麵還有不少同事在辦公了。

這要整出動靜來,萬一被路過辦公室門口的人聽到,得多難為情啊!

最關鍵的是,周濤現在也在辦公室。

聽到李威當了運營負責人以後很生氣,要是在讓他知道她和李威在辦公室……

恐怕,她今後在市場部這邊就有些不好辦了吧。

在怎麼說,周濤現在還是市場部的負責人,她隻不過是一個副總,冇有決定性實權的。

雖說獎金什麼的拿的和周濤差不多,可權力卻相差很多。

所以,她還是有些怕周濤的。

這眼看就要熬到頭了,可以拜托母親和弟弟妹妹了,在這個節骨眼上,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的差錯。

“不行,這裡我接受不了。”

看著林天嬌一臉的排斥,李威也冇有繼續多說,而是將她給送開了。

見李威這次鬆開的如此乾脆,林天嬌內心竟然有了一絲失落,這女人還真是夠矛盾的。

“既然林總這麼不情願,那我也就不勉強了。林總要是冇有彆的事情,就請回自己的辦公室吧。畢竟,在我的辦公室待久了,容易被人誤會。”

見李威一臉冷漠的說著,林天嬌知道李威有些生氣了。

她對著李威弱弱的回了句:“除了辦公室,彆的都……都行……”

聽到這些後,李威眼神立馬就亮了,直接就來了精神。

所以說男人有冇有精神,還得靠女人啊!

古語雲:男女搭配,乾活不累。

就是說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做的事情,不管多消耗體力,都感覺不到累。

想想,應該是這個意思吧!

李威對著她一臉得意的壞笑著:“男公廁也行?”

“你……”

林天嬌氣呼呼的盯著李威,她現在很不喜歡李威拿這些和她開玩笑。

畢竟,她和周濤之間隻有利益交換,冇有任何的情感交流。

至於身體的交融,也隻不過是利益交換的一種方式而已。

“不說不說,這件事從此翻篇。那你說說看,去哪裡最合適呢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問,林天嬌更加難為情上了。

這種事情,她怎麼好意思說的出口啊!

畢竟,他們之間並不是直白的利益交換,所以林天嬌現在麵對這個問題的時候,心跳還是很快的。

“隻要不是在公司,我……我都能接受……”

見林天嬌微低著頭,一臉羞紅的樣子後,李威高興壞了。

“要不,我們幫公司試試配給我這大G抗震能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