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王欣怡這樣一說,李威立馬就慌亂了啊!

這TM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在乾嘛了?

“行,我儘量輕點。”

李威對著王欣怡後麵的頭髮,和椅背快速觀察了起來。

這椅子後背有些裂開了,每次一坐下來就會靠著,椅背會受到一個衝擊力,時間久了以後就會鬆動裂開。

李威坐的這個轉椅相對好點,畢竟是主管專座。

“欣怡,你這頭髮下次得好好紮起來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王欣怡眉頭微皺的回著。

李威緩緩將裂縫處掰開,然後將王欣怡的頭髮慢慢拿出來。

可就在這時,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了。

李威一激動,快速將王欣怡的頭髮給拿了出來,可能有些拉扯到了,疼的王欣怡直叫喚。

“威哥輕點,疼……”

就在這時,林天嬌突然打開門走了進來。

原本,她以為李威在裡麵和某個女同事……

進來後才發現,原來是王欣怡。

“你們乾嘛呢?”林天嬌對著李威和王欣怡眉頭微皺的問道。

王欣怡見林天嬌進來後,快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一臉慌張的看著她,就好像在做什麼虧心事一樣。

畢竟,她之前就覺察到李威和林天嬌之間關係不一般了。

要不然,林天嬌也不敢這樣開門就直接進來啊!

李威對著林天嬌一臉嫌棄的回了句:“還不都是你之前這破辦公室的破椅子啊!今天欣怡來找我聊事情,坐在這破椅子上將頭髮給夾到了,看給人小姑涼疼的,嗷嗷叫了都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林天嬌才明白真想,原來是這樣。

她剛纔在外麵的時候,就聽到王欣怡喊疼,讓李威輕點。

不知道真想的她,還以為李威在欺負王欣怡了。

當然,林天嬌是貼著門,才能聽到這些的,聲音並不大。

外麵辦公區的同事,肯定是聽不到這些的。

“誰讓你搬進來的時候不換新的?還怪上我來了。”

林天嬌一臉嫌棄的撇了李威一眼,快步對著王欣怡走了過去,關心的問道:“欣怡,你還好吧?”

“嗯,冇事了,威哥已經幫我拿出來了。”

王欣怡叫完威哥以後,便又覺得不妥當了。

隻有她和李威在的時候可以這樣叫,可現在有林天嬌在,她這樣叫就不太合適了。

林天嬌聽王欣怡這樣親切的叫李威後,便對著他嫌棄的白了一眼。

心想:叫的還真是夠親的啊!混蛋!

李威憨憨的笑著:“欣怡來找我,說是譚總讓她過來跟著我做事,所以我們就在辦公室聊了一下具體的情況。”

說完這些後,李威發現他為什麼要和林天嬌解釋這些呢?林天嬌又不是他的誰!

“譚總讓你跟著他做事?”林天嬌一臉驚訝的看著王欣怡。

雖說王欣怡來公司時間不長,可這小女人做事情特彆勤快,而且非常有眼力勁,林天嬌還是非常喜歡的。

可她要是跟著李威這個混蛋,指不定李威怎麼欺負她了。

“嗯,譚總是這樣安排的。剛纔,李總讓我當他的助理,我會好好跟著李總多多學習的。之前在市場部,也多謝林總這些天的照顧咯。以後林總有事需要我做的,可以隨時吩咐我哦。”

王欣怡這個小女人,好話都被她說完了。

林天嬌聽完她的話以後,對著她笑了笑:“好,那就祝你到了運營部以後越來越好了。另外,你們李總要是敢欺負你,你就找我,我來教訓他。”

“嘻嘻,謝謝林總,那我先出去忙了。”

看著王欣怡走出辦公室以後,林天嬌對著李威一臉嫌棄的說道:“心裡挺美的吧?身邊多了個這麼年輕漂亮又機靈的小姑涼,你還能老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