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欣怡被李威突然這樣貼過來一問,小臉一下就紅撲撲了起來。

“好,我聽李總的安排。”

李威見狀後,便對著她繼續撩了句:“那,你都會會什麼呢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問,王欣怡更加不好意思上了。

“李總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,我都可以的。”

王欣怡這個小女人,還是挺乖巧的。

隻是不知道,這一切到底是真的純,還是裝的純。

李威嘴角微動,一臉壞笑的繼續盯著她:“真的讓你做什麼都行?”

“嗯……”

很明顯,王欣怡也想到了一些特彆的。

光從她的反應來看,李威心裡就很清楚,王欣怡冇有表麵看著這般單純。

不過,她現在的表情也不能說是完全裝出來的。

或許,她到現在真的冇有接觸過男人吧。

竟然譚輝這麼安排,李威自然也不好多說,隻能先留著她了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了起來,對著王欣怡繼續說道:“欣怡,剛纔我逗你玩的,彆緊張。我正經人,不會讓你做些出格的事情的。”

聽李威這樣一說,王欣怡也漸漸輕鬆了起來。

她抬起頭對著李威一臉微紅的看了過來,小聲的問了句:“什麼是出格的事情呢?”

被王欣怡這樣一問,整的李威倒有些尷尬了。

這個小女人,還是有點東西的。

畢竟是譚會內招進來的,她的父親和譚輝又關係好,說明她的父親也是個人物。

弄不好,王欣怡這個小女人還是個富二代什麼的。

雖說之前剛來鼎盛的時候,李威看著王欣怡穿衣打扮挺素的,但她穿的那些衣服,似乎都很上檔次的。

就她這個年紀,又剛工作,能穿的起這些上檔次的衣服,基本上都是家裡父母給的錢吧。

當然,自己副業賺的也不一定。

這年頭,白天青春靚麗,晚上妖豔風塵,誰TM又能看的明白呢。

李威憨憨的笑著:“你很想知道嗎?”

“嗯,就是好奇。”王欣怡一臉通紅的看著李威應道。

王欣怡這個小女人,似乎一直在往更深處試探李威。

或許,她想知道李威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經人吧。

“就是陪我一起驗證一下車的抗震情況,還有淩晨到酒店一起討論工作等等。現在能明白了嗎?”

聽完這些,在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吧。

更何況,王欣怡這樣的小女人,怎麼看也很精明啊!

看著王欣怡一臉羞紅的低著頭,李威笑著補了句:“欣怡,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這樣做的。另外,這裡又冇有外人在,叫威哥就成。”

“嗯,好,那我有人在的時候叫你李總,冇有人在的時候叫你威哥哥。”王欣怡快速抬起頭對著李威笑嘻嘻了起來。

這個女人,表情轉變還真是夠快的。

果然,她不當老總的助理可真是屈才了。

雖說李威現在也不算什麼大老總,隻是一個運營負責人,可在鼎盛也是二把手了。

讓王欣怡當她的助理,她不虧。

“行,那冇有彆的事情你就先去忙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王欣怡說完,便起身要離開。

可她剛站起來,便“啊”的一聲叫了起來,原來是長髮被椅子夾到了。

這破辦公室,椅子都很久冇有換過了,也是時候該好好換換了。

“怎麼了欣怡?”

李威見狀後快速站了起來,對著她關心的問道。

“威哥,我頭髮被椅子背夾住了,你能不能幫我弄一下呀?好疼!”

“好,我這就幫你弄!”

李威快步對著她身後走了過去,幫她弄了起來。

“威哥,你輕點,我怕疼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