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譚輝的話以後,周濤直接就慫了。

本來他仗著自己是公司的老人,手裡有著不少公司大客戶和老客戶的關係,想對著譚輝發發牢騷的。

可冇有想到,譚輝直接反過來將軍了。

譚輝剛纔那樣說,言外之意就是:你要是在逼逼賴賴,我讓林天嬌將你也替換掉。

“對對對,譚總你說的對。不過,我這身子板還硬朗著了。那什麼,我這邊還有一些資料要看,晚上一起吃個飯?”周濤立馬變回了笑臉,裝起了孫子來。

“今天晚上我要回家吃,你先忙吧。剛回來,多休息。”

譚輝說完,便掛斷了。

周濤將辦公室的座機放下後,深呼吸了一口氣。

還好他及時轉變了情緒,要是譚輝一生氣,指不定就將他和林天嬌調換位置了。

要是這樣的話,林天嬌可就在也不會鳥他了。

到時候,就算他在饞林天嬌,也隻能仰望了。

或者,眼巴巴的看著李威那個混蛋拿捏她了。

不過,通過這次的對話,周濤也明白了,譚輝心裡並冇有他們之間的情誼,更多的是利益。

看來,他得好好想想退路了。

不過,就算他真的要離開鼎盛,也一定要讓鼎盛和譚輝他們元氣大傷才行。

要不然,他是絕對咽不下這口氣的。

李威在辦公室裡一邊哼著小曲,一邊想著明天帶著小冉去城中村那邊臥底的事情。

畢竟,明天他是不能去的,隻能小冉一個人過去。

就他這樣高大魁梧的樣子,要是帶著小冉進去欺騙小美的那家美容美髮,那些人肯定會有所顧忌的。

這樣的話,就會影響到他們的計劃了。

弄不好,還會露餡。

所以,他明天要和小冉好好聊聊這個事情。

李威現在還擔心一件事,就是那家美容美髮的員工們,會不會去過歐陽倩的老網咖,然後見過小冉。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小冉這邊肯定就行不通了。

畢竟,小冉是在歐陽倩那邊管理網咖的,他們肯定會有所顧忌,不敢輕易亂來。

想到這些後,李威覺得他得做兩手準備才行。

下午五點左右,柳晴給李威打了電話過來,問李威晚上忙不忙,說柳明浩想吃他做的韭菜盒子了。

李威一聽,這在忙也得過去給柳明浩做啊!

打完電話以後,李威便開車直接去了柳晴的家。

等買好菜到柳晴家的時候,柳明浩已經在寫作業了。

柳晴今天穿的很特彆,穿著一件大款的男人白襯衫。

當然,家裡是開著空調的,熱騰騰的一點也不冷。

李威看著她,哪裡還有心思做什麼韭菜盒子啊!直接就餓了……

“小威,乾嘛一直盯著我看啊?”柳晴一臉微紅的對著李威問道。

李威用力的嚥了下口水,對著柳晴憨憨的笑著回了句:“晴姐你今天真美,美的我都餓了。”

“啊?餓了?”

柳晴驚訝的接了句後,立馬想到李威說的是什麼意思了。

一臉羞紅的低著頭,對著李威小聲的說道:“明浩在書房寫作業,估計還有半個小時就寫完了。夠嗎?”

“先墊墊肚子吧!等晚上明浩休息了,我在飽餐一頓。”

李威說完,猛的將柳晴給公主抱了起來,對著她的臥室走了過去。

走進臥室後,他用腳將門關上後,又快速反鎖了。

對著柳晴一臉壞笑的問道:“晴姐,你餓嗎?”

“嗯,看到小威我也餓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