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臭德行!那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呢?”紫葉對著李威繼續問道。

“這個不好說,目前的事情比較複雜,可能處理起來需要不少時間。等我差不多忙好了我給你打電話,到時候我在去金陵見你和咱媽。當然,你也可以將咱媽的聯絡方式給我,我和她直接視頻通話就行。”

“那還是等你忙完以後吧!那你需要我幫忙嗎?”

李威笑著回了句:“過來幫我按摩按摩也行!”

“滾!”

紫葉罵完,便將電話掛斷了。

李威將手機放好以後,繼續對著鼎盛開了過去。

而這個時候,謝婉秋正坐在辦公室裡看資料,辦公室的門便被敲響了。

“謝總,有您的快件。”

“進來吧!”謝婉秋笑著回了句。

原本的謝婉秋可是不怎麼愛笑的,基本上都是一副冷傲的表情。

可自從李威幫她治療以後,現在她不僅在公司對下屬說話語氣溫和多了,時不時的還會給下屬笑臉,這倒是讓下屬們很驚訝。

很快,一個年輕的漂亮女人走了進來,她是天啟的前台,負責接收像謝婉秋這樣級彆的領導快件的。

謝婉秋看著她手裡拿著的快件後,猜想到了什麼。

因為她現在這個職位,給她送禮的人很多。

所以,她每次都會叫前台進來打開快件看。

隻要是彆人送禮的快件,她一律都是讓前台幫忙退回的。

畢竟,這是她的原則。

雖說職場競爭很激烈,內卷很嚴重。

可即便如此,她還是想通過自己來篩選,而不是內部運作。

“幫我打開吧!”

“好的謝總!”

前台小姐姐一邊幫謝婉秋打開快件,一邊對著謝婉秋笑著說道:“謝總您這皮膚好好呀,看著水潤有光澤呢。”

謝婉秋聽後,心裡也是美滋滋的。

“是嗎?可能是最近休息的比較好吧。”謝婉秋對著前台小姐姐笑著回了句。

其實,她心裡很清楚,這一切都是李威的功勞。

之前,她可都是靠著名牌昂貴的護膚品保養的,就算那樣她依然看著冇有什麼光澤。

但現在就不一樣了,看著特彆水潤又光澤,而且非常的顯年輕。

李威這些天幫她治療也非常的辛苦,畢竟那種高強度的治療,正常男人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不單單隻是‘醫術’的高低,還有對身體素質的極大考驗。

而這些,在她眼裡,隻有李威這個混蛋能全部達到。

前台小姐姐將外包裝撕開以後,裡麵是一個非常精美的禮品盒,謝婉秋看到以後,基本認為是彆人送給她的精美禮品了。

“謝總,要幫您打開嘛?”前台小姐姐對著謝婉秋笑著問道。

雖說這個禮品盒很精緻,可她畢竟冇有看到裡麵裝的到底是什麼,自然也不能就這樣退回去。

就算是彆人送禮給她的,打開以後當著前台小姐姐的麵,在讓前台小姐姐幫忙退回去,這樣豈不是更加體現出了她的原則嗎。

想了想後,謝婉秋笑著點了點頭:“打開吧!”

其實,謝婉秋也挺好奇的,她也想知道這麼精美的一個盒子裡,到底裝的是什麼?

可當前台小姐姐打開精美禮品盒以後,謝婉秋和她都呆住了。

這裡麵,竟然是一套高檔的黑絲裝!

從頭到腳,就連黑色兔兒都有,非常的漂亮。

“謝總,這……”前台小姐姐對著謝婉秋小聲的問道。

謝婉秋也無比的尷尬,她已經在心裡罵了李威無數遍了。

“李威,你這個混蛋!死變態!你死定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