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以啊!隻不過我這人喜歡在被窩耍匕首,你要是能接受的話,就一起擠擠好了。”

被紫葉這樣一說,李威立馬就慫了啊!

他可不是鋼鐵之軀,更加冇有孫大聖的金箍棒,指定是扛不住匕首的。

“那還是算了吧!你這惡習得改,太嚇人了。”李威嫌棄的回了句。

紫葉聽後,卻樂嗬嗬的笑了,笑的真好聽。

“對了,你怎麼還有個媽啊?”李威一臉好奇的問道。

“廢話,難不成我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?”紫葉嫌棄的快速回著。

“那倒不至於,猴子哪裡有你好看啊!”李威樂嗬嗬的笑著。

“呸!混蛋!”紫葉順口罵了句。

隨後,便又對著李威認真說了起來:“我媽之前一直在精神病院,並冇有和我住一起。”

“什麼?你竟然讓咱媽住那種鬼地方,真是個不孝女啊!”李威聽後也很驚訝。

“閉嘴吧你這個混蛋!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可笑著笑著卻又傷感起來了。

紫葉父親被害,母親又在精神病院,身邊還有丁春秋這個老色批對著她虎視眈眈,這些年她都是怎麼過來的?一定很煎熬吧!

之前,紫葉找他的時候,也隻是提到了他的父親被丁春秋害了,並冇有提到她的母親。

所以,李威就以為她的母親和她的父親,是先後被丁春秋給害死了。

畢竟,那會紫葉還小,她也不知道這些真相。

所以,丁春秋留著她在身邊,似乎還顯的很仁義。

畢竟,他們混的是江湖。

“丁春秋被我們除掉以後,我就去精神病院看我媽。當她聽到我說丁春秋已經死了以後,我媽突然就清醒了。隨後,她還告訴我,她一直都是裝瘋賣傻的。因為,她早就知道我父親是被丁春秋給害死的。如果她不這樣做,一樣也會遭到丁春秋的毒手。甚至,丁春秋都會懷疑我也知道真相,這樣的話我也會很危險。”

聽完這些後,李威終於明白了。

原來,這一切都是紫葉母親的骨肉計。

不過這樣也好,如果她母親不這樣做的話,丁春秋那種人渣,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她們母女的。

雖說女兒像爸爸多一些,可紫葉這樣無死角的美,足以說明她母親也是一個大美人吧。

按照紫葉這個年紀,如果她的母親和父親是頭婚的話,江湖兒女結婚又比較早,那麼紫葉的母親現在也就四十出頭,四十五歲左右吧。

丁春秋這個雜碎,要是紫葉母親不這樣裝瘋賣傻的話,肯定會欺辱折磨她的。

畢竟,當年紫葉的母親才三十左右,還是非常年輕的。

“這樣說,咱媽也知道我的存在了?”李威樂嗬嗬的笑著問道。

紫葉雖然聽著很彆扭,但並冇有繼續罵李威,似乎默認了他的話。

或許,通過金陵城一戰之後,紫葉對李威這個男人已經徹底認可了吧。

畢竟,殺父之仇不共戴天。

李威幫紫葉報了殺父之仇,按照江湖的說法,她可是要以身相許的。

“我和她說的,說是你幫我一起對付的丁春秋。所以,我媽就很想見見你,想當麵對你表示感謝。畢竟,我們母女這些年也特彆的辛苦,現在終於都自由了。”

紫葉說著說著,又傷感起來了。

“這話說的就見外了,都是一家人,什麼感謝不感謝的。回頭,讓咱媽弄兩床新被子,我過去給你暖被窩就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