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來的正好,開車跟著我出去一趟!”

“什麼事這麼著急啊?”李威一臉好奇的問道。

“上車說!”

見林天嬌快步走到副駕坐上去後,李威便也跟著上了車。

他一邊啟動車子,一邊好奇的看著林天嬌:“該不會是你媽帶著你的弟弟來江城了吧?”

現在,李威能想到的,讓林天嬌如此著急忙慌的情況,應該就是這個了。

“去城中村!我一個姐妹的妹妹出事了,現在讓我過去給她送錢。”

“好,我現在就帶你過去。”

李威冇有繼續多問,林天嬌現在如此著急,就說明她和這個姐妹的關係很好。

至於這個姐妹的妹妹為什麼會出事,這個就隻能等到了以後在慢慢瞭解了。

李威一邊開車對著林天嬌說的醫院使去,一邊對著林天嬌安慰道:“你也彆太著急了,我們馬上就到。她妹妹現在已經在醫院了,剩下的就交給醫生吧。”

林天嬌聽後,對著李威看了過來,弱弱的回了句:“她和我一樣,都是被家裡父母和弟弟吸血的。我們來到江城以後在一起租過房子,後來就慢慢熟悉了起來。她的妹妹是這兩年剛來城中村那邊的技校讀書的,一傢俬立的學校。我那姐妹昨天上的夜班,今天上午回到家以後,發現她妹妹在自己的房間裡割腕自殺了。她剛在郊區買了新房,現在還藉著不少錢了。所以,就讓我現在給她送些錢過去。其實,我心裡很清楚,她就是想讓我過去給她一個擁抱。”

林天嬌說著說著,嗓子便漸漸沙啞了。

李威對著她側身看了一眼,發現她眼眶已經漸漸紅潤了。

或許,林天嬌這一刻又想到了自己吧。

畢竟,她和她的這個好姐妹屬於是同命相連。

“那她結婚了嗎?”李威好奇的補了句。

既然是林天嬌的姐妹,她們之間年紀應該也相差不大纔對。

“和我一樣,老公被她的家人吸血太厲害嚇跑了。”

聽到這些,李威便也冇有繼續多問,專心開起了車來。

半個小時後,李威便將車停在了林天嬌說的醫院停車場。

將車停好以後,他跟在林天嬌後麵,快步對著醫院跑了進去。

很快,他們便來到了住院部的病房這邊。

“小紅,我來了。小美她怎麼樣了?”

叫小紅的女人見到林天嬌後,滿眼淚痕的對著她走了過來,緊緊抱住了她。

“天嬌姐,我好難受。”

林天嬌一邊緊緊抱著小紅,一邊對著她安慰道:“冇事的小紅,有姐在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

李威對著小紅看了過去,她穿的很普通,短髮有些微胖。

按理說,她叫林天嬌姐,年紀應該是比林天嬌小的,可看著卻比林天嬌老很多。

至於病床上躺著在睡覺的年輕女孩,應該就是小紅的妹妹小美吧。

小美看著的確比她姐姐小紅好看,五官很好,看著也年輕。

兩姐妹相擁了一會後,小紅便將林天嬌鬆開了。

她擦了擦眼淚,對著林天嬌笑著說道:“不好意思天嬌姐,剛纔讓你們見笑了。這位是?”

這時,小紅也注意到了李威。

“他……”

“小紅你好,我是天嬌的男朋友,你叫我姐夫就行。”李威對著小紅微笑著快速回了句。

“姐夫好!你和天嬌姐還真是郎才女貌呢,好般配啊!”

李威聽後樂嗬嗬的笑著,林天嬌卻是一臉嫌棄的盯著他。

“對了小紅,小美到底是因為什麼才做傻事的啊?”林天嬌好奇的對著小紅問道。

小紅聽完她的話以後,對著四周看了看,便拉著林天嬌和李威走出了病房。

見病房外冇有什麼人走動後,這纔對著他們認真的說道:“她和技校的同學去美容美髮店辦卡消費,後來被套路辦了貸。在後來,她被拍……拍照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