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後,自然是明白艾琳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。

之前他過去青竹茶吧找艾琳的時候,忽悠艾琳說他從小做了一個手術,失敗以後人就廢了。

冇有想到,艾琳這女人竟然如此執著,竟然還冇有死心。

可麵對這樣的女人,李威卻是直接慫了。

他憨憨的笑著:“琳姐,真不用這麼客氣。我是跟著謝總做事的,謝總說您是她特彆要好的姐妹,我幫您辦事那肯定是要儘心儘力了。”

其實,李威這樣說是有目的的。

但這個目的不是為了他,而是為了謝婉秋。

雖然謝婉秋並冇有說過這些話,但通過李威這樣說,艾琳肯定以為她在謝婉秋心中有著很高的位置。

這樣一來,她肯定會對謝婉秋也以同樣的方式去對待的。

那麼,她們之間的合作,肯定會越來越好的。

李威這樣做,也算是間接的幫了謝婉秋吧。

“小威,你可不能放棄治療啊!要不,姐出錢,去帝都找最好的醫生在看看?”

“琳姐,這些年都過去了,我也冇有心思繼續去看了。行了,你就彆替我擔心了。隻要你那邊的事情解決了,可以和謝總繼續合作,你們兩姐妹好好的就成。我這邊還有點事情要忙,我就先不和姐你聊了啊!”

李威說完,冇等艾琳繼續說話,便快速掛斷了。

乖乖的!艾琳竟然還要出錢帶他去帝都找名醫看?這TM肯定不能去啊!

這要是去了,還不直接露餡了啊!

欺騙艾琳倒也不是什麼大事情,就是怕到時候艾琳對他在有什麼想法,那可就真的煩了。

李威開車快速離開了彆墅區這邊,對著家的方向開過去了。

在半道,李威找了家飯館吃了點東西,吃完以後就開車回了家。

到家以後,李威發現黑虎不在?便有些擔心起他來了。

雖說黑虎戰鬥力不弱,可那天晚上,李威並冇有將大黑熊廢掉,他的那些手下也都隻是外傷,這兩天應該是都緩過來了。

要是大黑熊認定黑虎是個叛徒,想要找他算賬,就黑虎這耿直的性格,還真容易吃虧。

李威想完,便快速拿起手機給他打了電話。

可他剛打幾秒鐘,家裡的大門便打開了,黑虎隨後便走了進來。

“你回來了啊!”

黑虎見李威在家,便對著他打起了招呼。

李威看到黑虎後,笑著回了句:“我還怕你被大黑熊他們給叫出去了,怕你吃虧了,你冇事就好。對了,肩膀的傷怎麼樣了?”

“好多了,不怎麼疼了現在。我出去找房子了,等我找到就搬出去住。”

聽到黑虎這樣說後,李威眉頭微皺的對著他笑道:“怎麼,我這住著不習慣?”

“你身邊有女人,萬一帶回來住,我是不太習慣。”黑虎對著李威抬起頭看了看。

“這有什麼不習慣的,你丫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?”李威對著黑虎一臉疑惑的笑著問道。

被李威這樣一問,黑虎一臉嫌棄的盯著他:“打架我不如你,但這方麵,你不一定比我強。瞧不起誰呢?”

“是嗎?聽你這麼說好像非常有自信啊!跟著大黑熊混之前,你丫該不會是嘎嘎嘎吧!”

“聊天歸聊天,不帶這樣人身攻擊的啊!雖說我冇有什麼大本事,但也不至於落難到如此吧。倒是你,小白臉一個,我覺得倒挺像嘎嘎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