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衝出電梯後,走到外麵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,快速讓自己降溫了下來。

麵對惡歐陽倩這個妖孽,他還真是一點辦法都冇有啊!

還好他今天晚上這種酒吧喝的冰紅茶,降火的。

要是喝酒的話,那可就真的麻煩了。

他抬手看了看時間,已經快十點半了,得快點去謝婉秋家才行了。

謝婉秋這病,不能三天兩頭的隔開治療,要堅持每天治療一段時間才行。

李威上車後,一邊導航去謝婉秋家,一邊想著一個問題。

就是他現在當上了運營負責人以後,明年鼎盛的市場擴張,基本上都是治療上看到的那些三四線城市了。

那些城市,距離江城可就有點遠了,需要乘坐飛機。

當然,高鐵也是可以的,就是時間上有點長。

譚輝讓他當這個運營負責人,李威心裡也很清楚,就是讓他出去開辟新市場做宣傳的。

明年上半年,他肯定在外麵的時間要比在江城的多了。

在這種情況下,謝婉秋的病要怎麼辦呢?

他肯定是不可能三天兩頭的來回跑的,這樣實在太累了。

謝婉秋也不可能去他那邊的,畢竟她是天啟的運營負責人,比他這個鼎盛的負責人還要忙了。

看來,隻能藉著這段時間好好幫謝婉秋在治療一下了。

年前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,在好好衝刺一下,看謝婉秋的病情有冇有好轉吧。

如果有好轉了,那他也就能安心出去擴展市場了。

畢竟,和謝婉秋簽了協議。

作為男人,肯定是要言而有信的。

李威開車到了謝婉秋家以後,正好是晚上十一點整。

還好是這個點不堵車,而且一路幾乎都是綠燈……

想到這個,李威既難受又得意,總之內心很複雜。

將車挺好以後,他便對著謝婉秋家走了過去。

按了按門鈴,謝婉秋便出來開門。

“喲!睡裙都換好了啊!”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謝婉秋說道。

“混蛋!趕緊進來!”謝婉秋嫌棄的撇了他一眼。

隨後,李威便跟著謝婉秋走了進去。

走進謝婉秋的臥室後,謝婉秋一臉嫌棄的看著他,問道:“你這身上怎麼一個女人的香水味的?”

“這得問你了啊!”

“問我?我怎麼會知道你這個混蛋跑去哪裡鬼混了。”謝婉秋嫌棄的罵著他。

李威一臉無辜的歎氣道:“我辛辛苦苦為了幫你,你竟然還罵我。這麼晚,我還能去哪裡啊!當然是去幫你的朋友艾琳辦正事去了啊!坑害艾琳的那個孫子經常在皇家一號酒吧鬼混,我肯定要去那裡蹲他了。你也知道,我高大威猛,長的又帥,進了酒吧以後,身邊的女人還不都圍上來啊!盛情難卻啊!”

“你還真是夠自戀的!快點治療,我都困了。”

謝婉秋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想要躺下。

李威見狀後,快速叫住了她:“要不,今天換彆的地方治療吧?”

謝婉秋聽後,眉頭緊皺的看著李威,反問道:“為什麼要換地方治療?”

“換一種地方治療,你的情緒波動肯定會大有不同。這樣,對你還是有一定幫助的。”

“那你想換到哪裡治療?”謝婉秋繼續問道。

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外麵指了指:“客廳吧!寬敞!”

“客廳?不行,我不習慣。”說著說著,謝婉秋側臉漸漸羞紅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