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完歐陽倩的話以後,無奈的苦笑著。

他走到歐陽倩身後,雙手對著歐陽倩腦袋兩側的穴位輕輕按了起來。

以前他對這些的確不太懂,除了在部隊學習到的基本應急操作外,其它關於醫學類的知識他也冇有更多去關注。

但自從幫謝婉秋治療開始,他便開始關注醫療這方麵的知識了。

甚至說,這些天,他看了不少的中醫書。

對於他的記憶裡來說,基本看一遍就能大概記住書中內容了。

畢竟,上學的時候也是學霸啊!

當天了,醫術遠遠冇有他在書本上看到的這麼簡單,他也隻不過領悟到了皮毛而已。

李威一邊幫歐陽倩按摩,一邊刻意將視線對著右側。

歐陽倩穿衣服的風格一般都很寬鬆和休閒,就是屬於大大咧咧的那種。

反正,什麼大V領,大空背之類的衣服,她通通都能駕馭。

但這種情況下,李威要是在不經意間低著頭的話,那……

所以,他還是刻意避開為好。

要不然真就像歐陽倩剛纔說的,看著看著就上火了。

關鍵歐陽倩現在也上火了,這要是兩個人都上火了,那就真的燒著了。

“怎麼樣倩姐,現在有冇有舒服一點?”李威對著歐陽倩笑著問道。

“的確是好多了,冇有想到你這傢夥按的還真不錯。除了腦袋,彆的地方會按嗎?要不,幫我來個全身按摩?”

李威聽後,憨笑著快速回了句:“還真不太會,倩姐要是想按摩,我請你去專業的地方按吧!”

“那還是算了吧,今天太晚了,我也累了,等會想早點休息了。”

聽到歐陽倩這樣說後,李威突然想起了什麼。

他快速對著自己戴著的手錶看了起來,已經晚上十點了。

昨天他從金陵城一回來,就去謝婉秋的辦公室幫她治療了,然後又去廢棄的工廠救柳晴和柳明浩。

晚上又冇有回家,和柳晴狂歡了一整夜。

今天又忙艾琳的事情,竟然將謝婉秋治療的事情給忘記了。

可今天晚上,謝婉秋那邊是要過去治療的啊!

“既然倩姐困了,那我就想回去了,倩姐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李威說完,便準備離開。

“我這被你按的剛好受些,急個屁啊!在多按一會,等我舒服些了你在回去。”

歐陽倩說完,李威也隻能繼續幫她按腦袋了。

可按著按著,歐陽倩這女人竟然嫌熱,開始鼓弄起貼身衣服來了。

李威雖說在極力的剋製,可這眼睛就好像有自己的想法一樣,在不經意間竟然低著頭就過去了。

下一秒,李威就上火了,全身熱氣一下就都湧上來了。

不得不是,歐陽倩這女人,還真是個妖孽啊!

長的好看就算了,身材還這麼好,關鍵性格還特彆的熱情奔放。

有一說一,他還真有點降不住。

“你這傢夥,怎麼突然這麼安靜的?該不會是偷偷在看我吧?”

被歐陽倩這樣一問,李威立馬就尷尬了。

“我……我這不是在專心的幫倩姐你按摩嗎。”李威憨憨的笑著。

“是嗎?你有這麼老實?”歐陽倩一臉不相信的繼續追問道。

“那肯定啊!我這人從小就老實,長大了也是一樣的,屬於指哪站哪的那種。”

“放屁!彆跟我這裝,你要是老實,這世上還有不老實的男人嗎?說真的,我身材怎麼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