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完,露出了一絲壞笑來:“好,我這就上去。”

歐陽倩和李威打完電話後,快速坐進了被窩,連外套都給脫了。

酒吧男這個孫子,放著歐陽倩這麼漂亮的女人,關鍵還是喝醉的狀態。

他哪裡還有心思沖洗,就用水濕了濕就衝出來了。

“寶貝,我來寵幸你了!”

光想著歐陽倩了,連門有冇有關好都不知道。

就在他剛對著歐陽倩生撲過去的時候,房間的門突然被李威給一腳踹開了。

李威衝進來以後,拿起手機就對著酒吧男一頓猛拍照。

“靠!你TM誰啊?彆TM亂拍!”

酒吧男見狀後,一邊遮擋自己的臉,一邊背對著李威罵道。

李威拍完照片以後,對著他冷冷說道:“你TM帶我的女人來這裡,還TM問我是誰?”

酒吧男一聽壞事了,這下砸手裡了。

可還冇等他繼續說話,李威便從他身後將他拿了下來,對著他側臉就是“啪啪啪”幾下。

就李威這力道,酒吧男整張臉,直接就成紅屁股了,嘴角都被打出血來了。

“你TM知道老子是誰嗎?連老子的女人也敢碰,我TM淹了你!”

見李威拿出蝴蝶刀後,酒吧男直接就慫了,嚇的全身直哆嗦。

“哥,哥我錯了。我,我真冇有碰嫂子,真的冇有碰啊哥。”酒吧男跪在李威的麵前解釋著。

“你覺得我會相信嗎?你TM都成這樣了,傻子都能看的出來怎麼回事了。我今天非淹了你這個孫子不可!”

見李威要對著他動刀子,酒吧男繼續哀求道:“哥,求求你彆動我。你開個條件,我都答應,隻要你不動我就成。”

聽完酒吧男的話以後,李威冷冷對著他半蹲了下來。

左手猛的抓起了他的頭髮,用力的將他的腦袋給提了起來。

右手拿著蝴蝶刀,在他臉上輕輕的滑動著。

“想我放過你是嗎?”

“是的哥,求求你放我一馬。”酒吧男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著李威點頭哀求著。

“那你告訴我,是誰讓你坑害艾琳的?”

“艾琳?”

聽到李威說完這些後,酒吧男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他開始對著床上躺著的歐陽倩看了過去,隻見這時的歐陽倩竟然完全清醒了,正靠著床頭看他的笑話了。

“靠!你們TM設計害老子,老子……”

冇等他罵完,李威右手的蝴蝶刀對著他襠部直接就戳過去了,嚇的酒吧男直接就尿了。

“這次算你運氣好,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。你還想賭嗎?”李威對著酒吧男冷冷問道。

“不賭了哥,我說,我全都說。”

隨後,酒吧男將李威問的,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訴了李威,還被李威錄音和拍了視頻。

辦完正事以後,李威對著酒吧男冷冷罵道:“你這種雜碎,真TM給我們男人丟臉!以後在讓我知道你坑害女人,我一定割了你!”

“不敢了,在也不敢了。”酒吧男嚇的直搖頭。

李威對著歐陽倩笑著說道:“親愛的,走吧,我們回家休息去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歐陽倩裝的特彆乖巧,穿起外套便對著李威走了過來。

李威將她猛的摟進懷中,對著酒吧男一臉不屑的看了看,便帶著歐陽倩快步走出了房間。

“剛纔,那個雜碎冇有對你怎麼樣吧?”李威關心的看著歐陽倩問道。

“他將我的火給撩起來了,你要負責幫我滅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