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見狀後,快速拉住了歐陽倩:“在看看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歐陽倩便也冇有繼續衝過去。

畢竟,她也看到了瘸腿的中年男人。

“這個男人,很可能就是這裡的老闆。”李威對著歐陽倩快速說道。

雖然距離有點遠,但對於李威這個視力來說,還是能看清楚瘸腿男人拿著菜刀的右手臂,紋著紋身的。

從瘸腿男人的走路架勢來看,李威可以肯定,這個男人曾經也是個江湖人物。

可既然選擇在這裡開飯館,而且一開就是這麼多年了,又是這個歲數了,那肯定是不想在過問江湖上的事情了。

果然,就在瘸腿男提著菜刀走出來後,老闆娘快速對著他走了過去,將她往後廚邊推邊說著:“你怎麼出來了,快點進去燒菜,這麼多人還等著吃飯了。”

很明顯,老闆娘並不想讓瘸腿男人摻和這件事。

或許,是怕瘸腿男人一時衝動,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吧。

見狀後,李威快速站了起來,對著平頭男那桌走了過去。

歐陽倩見狀後,一臉嫌棄的嘟囔著:“你這傢夥,剛纔還一直攔著我,現在自己倒先衝過去了。”

李威快步走到平頭男的麵前,將他手中的大蟑螂快速奪了過來。

高高舉起後,對著一圈眾人,大聲說道:“這隻大蟑螂,就是這個傢夥自己親手放進去的,我親眼看到的!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大家似乎更來了興趣。

畢竟,現在這麼有正義感,又這麼敢於站出來說真話的人並不多見。

更何況,李威還是這樣的高大帥氣,四周的女人不論年紀,都紛紛對著他看了過來。

“草!你TM誰啊?哪隻眼看到我親手將蟑螂放進去的?我告訴你,彆多事啊!”

平頭男一邊想要將李威手中的大蟑螂搶奪回去,一邊對著李威手指著威脅道。

而這時,跟著他一桌吃飯的幾個人,也都紛紛站了起來,一臉凶相的盯著李威。

如果換成一般人的話,就光是這架勢,就給嚇慫了吧。

畢竟,這原本就不管他的事情,又何必惹這個麻煩呢。

弄不好,還會被這幫傢夥毒打一頓。

可他是李威,這種事情,但凡讓他碰上了,就不能不管。

要不然,他那幾年在部隊豈不是白瞎了。

尷尬的是,平頭男比李威矮,手臂也比李威短,就算是踮起腳跟也搶不到。

“大傢夥看看,這隻大蟑螂的腳可都還在的。如果真的炒菜的時候就在裡麵的,能是這樣齊全的嗎?還有,這大蟑螂掰開以後,裡麵一點醬料汁液的味道都冇有,這道菜可是爆炒的。你們大傢夥說說,這可能嗎?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四周吃飯的眾人紛紛應著。

見大傢夥一邊倒的支援起了李威後,平頭男也跟著急眼了。

“媽的,你找死!”

平頭男狠狠對著李威罵了句後,便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瓶,對著李威腦袋跳起來砸了過去。

“小心!”歐陽倩見狀後大聲叫道。

李威聽後,一個後側步直接就給山躲開了。

隨後,快速抓住了男人拿啤酒瓶的手腕,猛的用力將平頭男手中的酒瓶對著他自己腦袋砸了過去。

隻聽“咣噹”一聲,平頭男腦袋直接就被砸出血來了。

見狀後,平頭男的其他同伴,剛要對著李威拿起啤酒瓶衝過來,李威一隻手將平頭男的腦袋按在桌子上,另外一隻手高舉剩下的半個啤酒瓶,對著他們幾個冷冷說道:“不想躺著進醫院的,就給老子乖乖坐著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