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說完,快速往後退了兩步,差點又被林天嬌給踩到腳了。

“混蛋!”

林天嬌嫌棄的罵著他,便轉身快步對著辦公室外走了過去。

可這一刻,她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容來,一種發自內心的笑。

李威繼續坐在椅子上,拿起了譚輝給他的運營部那邊的資料看了起來。

這上麵計劃推廣的三四線城市,大多數都在北方。

看來,鼎盛明年是準備攻占北方三四線城市的市場了。

不過這樣也好,如果真的將明年的推廣重心放到那邊的話,李威出差也能經常回家看看老母親了。

雖說母親一切都很獨立,現在身體也調理的很好,可畢竟也是上了年紀了。

當年父母結婚的時候,由於母親的身體不太好,生下他以後就冇有在要小孩。

所以,當年李威義務服兵役的時候,父母是有些反對的。

畢竟,家裡就他一個獨苗。

這要是在部隊出了什麼閃失,他的父母還怎麼有臉去麵對祖輩們啊!

後來李威選擇離開部隊,繼續回大學校讀完最後一年的課程。

真正的願意,是他父母那個時候身體都出了問題,父親要嚴重一些。

他想多照顧照顧父母,這才離開了部隊。

自古忠孝難兩全,那個時候李威覺得父母更加需要他在身邊吧!

如果現在部隊召集令,要他繼續前往疆域去守護,他肯定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的。

李威看完這些資料以後,基本也熟悉了情況。

而這時,他又想到了艾琳的事情。

這件事,他也要抓緊時間辦才行。

畢竟,凱門龍那邊,已經準備和艾琳那邊的傳媒公司簽合同了。

一旦他們達成合作,謝婉秋那邊就非常被動了。

既然答應了謝婉秋,他肯定要儘快幫她搞定這些才行。

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

既然凱門龍那邊利用那個酒吧男坑艾琳,那他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去給酒吧男下套。

隻要能套到那個酒吧男,李威就有把握讓他說出真相。

這樣的話,艾琳這邊就可以解放了。

艾琳自由了,她和謝婉秋的合作自然也就能繼續了。

可現在的問題的,這個用來吸引酒吧男下套的女人應該找誰呢?

艾琳現在這種情況,肯定是不合適繼續找她本人了。

之前在遼東的時候,為了拿下江海化工的續約機會,李威已經讓林天嬌吸引過男人下過一次套了。

這次在找她的話,肯定也不太合適。

柳晴和謝婉秋肯定也不合適,她們兩個就算答應,李威還不同意了。

思來想去,最後李威想到了一個女人,就是歐陽倩!

這麼想來,李威和歐陽倩也有一段時間冇有見麵了,也不知道她的新網咖店裝修好了冇有。

歐陽倩這個女人,不管是身高、身材、臉蛋還有那股妖豔的氣質,都在合適不過了。

想完,李威便起身走出了辦公室。

原本他想給歐陽倩打電話的,後來想想便冇有打,直接過去找她,給她一個驚喜。

李威剛走出自己的辦公室,譚輝的漂亮女助理就對著他笑著走過來了。

“李總,這是譚總給你的。”

李威一看是車鑰匙,譚輝這個老狐狸動作還真是快。

不過也對,堂堂鼎盛科技的運營部負責人,如果連個車都冇有,那也太寒酸了。

“謝謝!”李威快速接了過來。

正好他現在出門需要用車,開著公司給安排的七八十萬的大G也挺好。

開車到了歐陽倩原先的網咖後,將車停好便進去了。

走進網咖後,迎麵對著他笑著走過來的,是歐陽倩的漂亮女助理小冉。

“威哥,好久不見呀,你怎麼變的更帥了啊!”

李威高興的笑著,對著她鼻子輕輕颳了一下:“小嘴真甜!要不是怕倩姐揍我,哥真想將你給收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