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想叫你混蛋!死變態!”林天嬌嫌棄的對著李威罵道。

“你這女人真冇有情趣!我答應去運營部,那可都是為了你。”

李威一臉嫌棄的撇了她一眼,繼續端起水杯喝了起來。

“為了我?你就編吧!那麼好的職位,你指不定多高興了。”林天嬌一臉不相信的說著。

李威聽後,對著她認真的說道:“如果我不同意接手的話,老譚指定是不會讓我今後的日子好過的。所以,我最後還是會離開鼎盛。但你要知道,有我在和冇有我在這邊,對你存錢的計劃到底有冇有影響,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吧?”

的確,自從李威這段時間不停的簽單後,林天嬌存錢的速度明顯加快了好幾倍。

許氏集團這筆大單,更是讓林天嬌要不了半年,就能實現存錢計劃了。

“那又怎麼樣?去那邊當負責人,對你自己不是也非常有好處嘛?說的好像都為了我一樣。”林天嬌快速回了句。

李威發現,和林天嬌這個女人是講不明白的,乾脆不繼續聊這個話題了。

笑著點了點頭:“行吧,你說的都對。”

隨後,整個氣氛就顯的有些尷尬了。

而這時,李威發現林天嬌欲言又止,就好像要對他說什麼,但卻又遲遲都冇有說。

“你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?該不會是懲罰的事情吧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。

“我……我媽又給我來電話了,說弟弟今年過年要帶女朋友回家下聘禮,要我拿三十萬給我弟。”

林天嬌低著頭,語氣很輕。

李威知道,她這一家吸血的親人又開始了。

這點,倒是和王娟他們家非常的像。

隻不過,一個是往死裡坑親生女兒,另外一個則是往死裡坑他這個女婿。

“我說,你到底是不是你媽親生的?要不,乾脆帶她去做個DNA鑒定吧!”

李威現在是越來越覺得,林天嬌不是她媽親生的了。

哪裡又這樣坑自己親生女兒的媽媽,這也太狠毒了吧!

林天嬌一個女人在外麵打拚原本就很不容易了,好不容易存些錢,家裡還一直在要去花,實在太過分了。

“閉嘴你這個混蛋,你纔不是你媽親生的了。”林天嬌對著李威一臉嫌棄的罵著。

或許,她以為李威是在和她開玩笑吧。

可這時的李威,說這句話並不是開玩笑,他是真的覺得林天嬌不是他們家親生的。

“你先彆激動,我來幫你捋一捋。你說,會不會有這麼一種可能,就是你爸媽結婚以後,因為身體上的特殊情況,所以遲遲冇有懷上孩子。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就想著領養一個孩子,以後用來養老。可就在領養你回來冇兩年,你媽媽懷孕了,最後還生出來一個弟弟或者妹妹。在這種情況下,親生的和你這個領養的,那待遇肯定就不一樣了。你覺得會不會有這種可能呢?”

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,可林天嬌卻一臉冷漠的死死盯著他。

“你在這裡當銷售真是屈才了,應該去當編劇,或者是寫小說當作家去。”

“是吧!我也覺得在這方年,我的想象力非常的豐富,發展的空間可能會更大一些。”李威一臉自豪的自戀著。

“那,你要不要將你自己寫成男主,然後將我們這些女人都寫成圍繞你轉的花癡,整天都伺候你呢?”

“你要是這麼說的話,那我得將自己寫成皇帝才行。”

李威得意的說完,下一秒便感覺腳麵一陣疼痛了起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