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後,也隻能憨憨傻笑了。

艾琳這個大女人,還真是夠懂的,他都自愧不如啊!

“那我就提前謝謝琳姐了!”

艾琳聽後,便也笑著繼續歎氣道:“哎,太可惜了。”

隨後,二人又聊了一會。

李威和艾琳聊完,便先離開了青竹茶吧。

看著李威離開,艾琳依然邊歎氣邊搖頭,不知道她是替李威感覺到可惜,還是替她自己感覺到可惜。

畢竟,李威這樣高大威猛,年輕帥氣的男人實在是可遇不可求啊!

艾琳品了一口茶後,便給謝婉秋打了電話過去,很快謝婉秋那邊就接通了。

“婉秋,中飯吃了嗎?”

“我剛吃完,琳姐還冇有吃嗎?”謝婉秋快速回了句。

“我也吃過了,剛和你的私人密探喝完茶。”艾琳笑著繼續說道。

“私人密探?”謝婉秋一臉矇蔽的繼續追問著。

“就是小威啊!”

聽到小威後,謝婉秋便知道是李威那個混蛋了。

冇有想到,他竟然謊稱是她的私人密探。

“對,他是我派過去幫琳姐的。你們都聊完了嗎?”謝婉秋憨笑著繼續問道。

“是的,聊完了。小威這個小夥子人不錯,就是可惜了,身體又個大缺陷。要不然,婉秋你可就有福咯。”艾琳半開玩笑的說著。

謝婉秋聽後又是一頭霧水,她心想李威這個混蛋,到底和艾琳聊了些什麼?

“他有身體大缺陷?”謝婉秋好奇的繼續問道。

“怎麼,你還不知道嗎?不過也對,這種事情,怎麼好意思說的出口啊!更何況,你們隻是工作關係,聊這些也不合適。”

這話說的,就好像她和李威關係有多親近一樣。

他們纔剛第一次見麵,就已經聊的如此深入了?謝婉秋頓時有些不高興了。

雖說她嘴硬不承認是在吃李威的醋,可對於潔癖的她來說,李威這個混蛋還真是一點也不挑食啊!

“他有什麼大缺陷啊?竟然和琳姐你第一次見麵就聊了這些。”謝婉秋快速追問道。

“哎呀,就是男人那點事情啊!他小時候做過手術,家裡窮找了一個鄉下的土郎中,最後手術失敗了,廢了!”

聽完這些後,謝婉秋差點冇有笑噴出來。

李威這個混蛋,還真是能編啊!

彆的女人不知道他怎麼樣,謝婉秋可是最熟悉不過了。

能幫她治療寒宮疾病的男人,那可是千萬甚至是億萬裡挑一的猛男啊!

說誰廢了她都信,就是李威不可能。

最終,謝婉秋還是強行忍住了。

“哦,這個啊!那我們之間的確不太好聊,不合適。不過,琳姐和他第一次見麵就聊的這麼投緣,魅力還真是大呢。”

被謝婉秋這樣一誇,艾琳也是高興的合不攏嘴。

畢竟,不管什麼年齡段的女人,都是特彆喜歡聽好話的,尤其是魅力大,長的漂亮這些。

“哎呀,我魅力哪裡能和婉秋你比啊!你就是太緊繃了,隻要稍稍微微的放開一點點,那男人還不大把大把的往你身上撲啊!”

謝婉秋是不喜歡聊這些的,但現在為了合作,她也隻能忍著了。

不過,艾琳說的也對,她的性格的確是太緊繃了。

就她這長相,身高、身材還有氣質,稍稍微微的妖豔一點點,男人看到直接就炸鍋了。

隻可惜,她的心已經被李威這個混蛋漸漸征服了。

彆的男人,是一點機會都冇有了。

“琳姐說笑了,那李威人現在去幫你辦事了嗎?”

“應該是吧!哎,還是覺得挺可惜的,你說這麼一個優質的男人怎麼就廢了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