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飛揚跋扈習慣的大黑熊,肯定是不會將李威放在眼裡的。

畢竟,他身邊這麼多小弟,還有黑虎和書生兩個高手在。

就算李威能打過黑虎,可他們這麼多人一起上,就算是耗都能將李威給耗死了吧。

“大黑熊,今天晚上你是真的找死!”

李威話音剛落,便快速對著大黑熊衝了過去。

而這時,黑虎快速衝了出來,當在了李威的麵前,二狗也帶著一群小弟將李威給圍了起來。

“給老子打到他四肢殘廢!”

大黑熊冷冷一聲令下,所有人便對著李威揮動起了手中的棍棒和長刀。

李威左右腿快速交叉,連環對著攻擊過來的大黑熊小弟踹了過去。

這樣雖然對體力消耗很大,但他現在已經顧不上這些了。

敢在他麵前欺負柳晴和柳明浩,他今天晚上一定要廢了大黑熊!

而這時,大黑熊竟然在強吻柳晴的臉,柳晴拚死掙紮著。

“媽的,老子想吻你是看的起你,彆TM不識好歹。要不然,老子現在就當著李威的麵將你給辦了!”

柳晴惡狠狠的盯著他,似乎在罵他不得好死之類的話,隻可惜嘴巴被黑膠布封住了,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。

大黑熊見柳晴如此的不配合,竟然對著她左右兩側臉狠狠抽了兩巴掌,很快柳晴嘴角兩邊就流出了血來。

李威一邊戰鬥,一邊死死盯著大黑熊那邊,當他看到大黑熊扇柳晴耳光後,更是大怒了起來。

出手的速度和力道更快了,蝴蝶刀也拿了出來。

原本他不想上害這群小蝦米,可他們如此幫大黑熊對付自己,他也隻能下重手了。

李威快速揮動著蝴蝶刀,將攻擊過來的小弟們拿著棍棒和長刀的手腕,全部都劃傷了。

而這些人手中拿著的棍棒和長刀,也都丟落到了地上。

很快,李威便將除了黑虎、書生和二狗外的所有蝦米都打退了。

有的躺在地上打滾喊叫著,有的用一隻手緊緊抓著另外一隻被劃傷的手腕不敢繼續對李威攻擊。

“黑虎,我敬你是條漢字,可你竟然跟著大黑熊這個雜碎做事,我還真是看錯你了。”李威對著黑虎冷冷說道。

“這是我的選擇!”

黑虎說完,便對著李威快速攻擊了過來。

麵對黑虎的快速攻擊,李威隻能往後一退再退。

當他們和書生還有二狗拉開一定的距離後,李威一邊和黑虎戰鬥,一邊對著他小聲問道:“那天晚上,你答應過的事情還算數嗎?”

“當然!”黑虎小聲的回道。

“如果出現意外情況,幫我保護好女人和兒子。”

黑虎聽後,猶豫了起來,李威趁機猛的將他一腳給踹飛了出去。

隨後,李威又對著大黑熊繼續衝了過去。

黑虎假裝腹部疼痛站不起來,繼續想著李威剛纔說的話。

那天晚上,黑虎在李威住的小區被李威打敗以後。

原本李威可以直接將他辦了,可李威最終還是選擇放他離開。

黑虎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男人,他自然是不想欠李威人情了。

所以,他給了李威聯絡方式,對李威說,以後可以讓他出手幫一次,就算是還這個情了。

雖說李威提出的要求讓他很為難,可畢竟他之前已經答應過李威了,也隻能見機行事了。

大黑熊見黑虎和這些小弟都被李威給打倒了,心裡也漸漸慌了起來。

畢竟,除了在國外當雇傭兵那些年,他在江城這些年還真冇有碰到過像李威這般生猛的。

“書生,給我乾掉他!”大黑熊對著書生冷冷叫道。

書生聽後,右手中指提了提眼睛,露出了一絲邪邪的壞笑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