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嫌棄的看了他一眼後,便轉身了過去,雙手撐著辦公桌,彎腰翹臀了起來。

“開始吧!”

李威見狀後,竟然對著她的翹臀輕輕拍打了兩下,一臉得意的壞笑著:“一兩天不見,又胖了啊!”

“混蛋!我冇有心情和你開玩笑,趕緊治療。”

從謝婉秋的語氣中,李威能聽的出來,她似乎不太高興。

既然這樣,李威也就冇有繼續逗她。

“咬著桌角吧!我中午吃飽飯回來的,治療的時間可能會比平時長很多。我剛纔走進來的時候,看著外麵的辦公區還有不少人在了,萬一治療過程中被他們聽到聲響,對你的影響不太好。”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。

謝婉秋聽完他的話以後,竟然按照他的意思做了。

還彆說,通過金陵城發生的事情以後,謝婉秋雖然對待李威還是一樣的嫌棄,可對於李威的話,她倒是言聽計從了起來。

李威一邊幫她治療,一邊對著她笑著說道:“今天穿的這些休閒,該不會是刻意準備我過來治療的吧?”

謝婉秋現在正咬著桌角了,根本就冇有辦法回答他的話。

隨後,李威又對著她說了句:“不過,我還是喜歡看你穿正裝。就是那種女王範兒特彆的足,治療起來更帶勁!”

謝婉秋聽後哼哼唧唧的,李威一句也冇有聽懂她在說什麼。

不過,他也能猜到,謝婉秋肯定是讓他閉嘴專心治療了。

隨後,李威冇有繼續和謝婉秋說話,開始專心幫她治療了起來。

一直治療到晚上六點半,三個半小時的治療時間,李威竟然還有餘力。

不過,謝婉秋倒是徹底的癱了。

通過這種大強度的治療,消耗的體力肯定是巨大的。

李威喝了兩杯水後,又給謝婉秋倒了一杯。

笑著走到她麵前後,半蹲了下來,遞給了她。

“怎麼樣,這次的治療效果還可以吧?”

謝婉秋看著李威一臉壞笑的聲音,對著他撇了一眼,將他手中的水杯接了過去。

大口喝完以後,對著李威語氣無力的問道:“金陵城的事情都……都辦完了?”

李威起身,將她攙扶著坐到了轉椅上,隨後對著她坐到了辦公桌前,笑著回了句:“都搞定了!隻可惜,你冇有在,要不然讓許傑那個孫子當麵給你磕頭賠禮道歉。”

“那還是算了吧,他那種混蛋給我磕頭,我怕折壽!”謝婉秋嫌棄的快速接了句。

而就在這時,辦公室外嫌棄了敲門聲。

“謝總,可以進來嗎?”

謝婉秋聽後,似乎有些慌張,畢竟李威還在辦公室裡了。

雖說剛纔李威是大搖大擺走進來的,可天啟是整個江城科技公司數一數二的大集團,大家工作都是非常積極的,自然也就冇有刻意去多關注謝婉秋的辦公室。

這都三四個小時了,要是外麵進來人看到李威還在謝婉秋的辦公室,肯定是會多想的。

李威聽後,對著謝婉秋笑了笑,便躲進了辦公桌地下。

還好辦公桌前麵是封閉的,要不然李威就算躲在裡麵也會被看到。

“進來吧!”

謝婉秋快速整理了一下,端正又嚴肅的坐好,雙手搭在辦公桌上。

隨後,從辦公室外走進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,手裡拿著一個檔案袋走到了謝婉秋的麵前。

“謝總,這是您的快件!”

“謝謝!”謝婉秋快速接了過來。

年輕的女人走出去後,便將門關好了。

李威快速從辦公桌下走了出來,一臉嫌棄的說道:“這空間太小了,躲的我難受死了。”

說完,他便看到謝婉秋手裡拿著一個檔案袋,一臉怒氣的神情。

“出什麼事了嗎?看著你好像很生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