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隻是開個玩笑,他已經做好了紫葉繼續罵他的心裡準備了。

可下一秒,紫葉竟然點頭答應了。

“好,下次你來,我陪你泡溫泉,就穿昨天晚上那套溫泉服。你要是還嫌多,我在多剪開幾個洞。”

看著紫葉一本正經的說完,李威左右手快速對著自己耳朵伸了過去,掏了幾下耳朵後,又對著紫葉繼續說道:“我冇有聽錯吧?你竟然答應了?!”

“你冇有聽錯,我答應了。”紫葉快速回著。

“我剛纔是開玩笑的,你不用為難自己的。”李威笑著補了句。

“你該不會是慫了吧?怕被你的女人知道和我泡溫泉以後,不讓你碰她?”

李威一臉嘚瑟的快速接了句:“不至於,男人地位這一塊我一直拿捏死死的。”

“吹吧你就!”

隨後,服務員邊走進來上菜了。

李威和紫葉邊吃邊聊了起來,他和紫葉聊以後如何來管理丁春秋留下的這些產業。

紫葉和他說了一些她的想法,李威聽後也逐漸放心了。

冇有想到,紫葉這個女人還挺有一手的,並非隻是漂亮和身手好這麼簡單。

隻不過,身處這樣一個大環境,能不能出淤泥而不染,就要看她的定力了。

這些,李威也不想多說,他相信紫葉能處理好這些。

二人吃完飯以後,便走出了飯館。

上次後,李威將紫葉送回了她住的小區。

將車停在紫葉的樓下後,紫葉對著他說道:“要不要上去坐坐?”

李威笑著婉拒了:“我得去還車,然後坐高鐵回江城,時間挺趕的,就不上去坐了。定力不夠,怕你對有所企圖。”

“混蛋,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。”紫葉罵完李威後,竟然笑了。

李威看到她笑了以後,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“既然你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,就不要在整天冷冰冰的了,有一說一,你笑起來更迷人。反正,能迷到我。”

“少自戀了,說的好像我多像迷你一樣。”

李威聽後,對著紫葉雙手伸了過去,笑著說道:“擁抱一下,告個彆。”

紫葉想都冇有想就迎接了過去,二人緊緊擁抱在一起,似乎心裡還有很多話想說,卻什麼也冇有說。

李威心裡很清楚,雖然江城和金陵相隔不遠,可下次見麵還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。

接下來,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,也是非常忙的。

李威鬆開紫葉後,紫葉便下車了。

看著李威開車漸漸出了小區,紫葉卻站在原地一動也冇有動。

之前一直跟著丁春秋,自然也冇有男人敢對她無理。

當然,她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戴著麵具的,也冇有幾個見到過她的真容。

可自從認識了李威這個混蛋以後,紫葉就好像重獲新生一樣,又覺得這一切都有了特殊的意義。

“混蛋,期待和你的下次見麵!”

紫葉笑著在心裡默默的說完,便轉身走進了電梯。

李威開車回到租車公司後,快速將車還了,然後打車去了高鐵站。

在高鐵上,他又閉起雙眼休息了兩個小時。

要不然,等會到謝婉秋辦公室以後,可能又犯困了。

這樣的話,幫謝婉秋治療的效果肯定不好。

李威到了天啟大廈樓下,已經是下午三點了。

他急忙來到了謝婉秋的辦公室外,卻發現謝婉秋的辦公室門竟然是開著的。

緩緩推開門走了進去後,便看到謝婉秋已經站在辦公桌前等著他了。

李威反手將辦公室的門關上反鎖後,一臉壞笑的對著她走進了過去,小聲的撩道:“秋兒,是不是等著急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