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知道你還問,你什麼時候回來江城?”謝婉秋快速問道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今天中午,吃過中飯以後就準備回去了。”

“那你回到江城以後直接來我辦公室,我在辦公室等你。”

李威聽的出來,謝婉秋很急,看來這寒宮疾病發作以後還是很痛苦的。

要不然,就謝婉秋這麼高傲的一個女人,怎麼可能會如此著急的讓他回去呢。

“喲,直接去你的辦公室幫你治療嗎?你是不是開始懷念咬桌角了?”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著。

“混蛋,你給我閉嘴!”

謝婉秋雖然語氣很冷漠,聽著好像一副生氣的模樣。

可實際上,她坐在辦公室裡臉已經開始羞紅上了。

隻不過,李威並不能看到這些。

“那行,我回去以後直接去你的辦公室找你。到時候,我直接幫你治療到你下班。”

“彆光說大話,你這個混蛋!”

謝婉秋說完,還冇等李威繼續接話,她竟然直接掛斷了。

李威看著手機,一臉得意的壞笑著。

“這個女人,還真是夠桀驁不馴的。看來,我得給她好好治療一番才行了。”

懶懶說完,又給柳晴打了過去。

不過,柳晴那邊卻一直冇有接,這個點應該是去吃中飯了吧。

隨後,李威便起身收拾了起來。

他收拾好剛拿起手機,紫葉的電話便打進來了。

李威笑著快速接通道:“中午好啊美女!是不是想邀請我一起共進午餐的?看在你身材這麼好的份上,我倒是可以勉為其難同意的。”

“你還真是夠不要臉的,混蛋!”紫葉嫌棄的罵著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我睡醒剛收拾好,你現在過來嗎?”

“你是豬嗎?睡到現在纔起來,我快到你酒店樓下了,你趕緊下來!”

“好,我現在就下去!”

李威和紫葉說完,便快步走出了房間,下樓去了。

剛出酒店,紫葉便將車停到了他的麵前。

等紫葉從小破車上下來的時候,李威頓時眼前一亮。

這個女人,今天穿的很平時很不一樣,很清純?!

紫葉平日裡都是喜歡穿暗淡顏色的牛仔套裝,然後是黑色的皮鞋等等。

可今天不一樣,她竟然穿著一件粉紅色的毛衣,裡麵搭著一件白色的襯衫。

然後是一條黑色的皮子短裙,和一雙白色的板鞋。

最關鍵的是,這女人竟然長髮是披散開的,還戴了耳墜,不知道是昨天晚上回去以後受到什麼刺激了,突然穿衣風格變化如此之大。

“你大中午的穿成這樣,該不會是想勾引我吧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她說道。

紫葉聽後,便對著他胳膊用力的揪了一下,疼的李威直叫喚。

“你這個混蛋,就是欠揍!”

紫葉嫌棄的將車鑰匙還給李威後,便對著他一臉好奇的問道:“你這黑眼圈是怎麼回事?該不會是大半夜出去做賊起去吧?”

的確,李威由於昨天晚上熬夜太久,導致他這黑眼圈特彆的明顯。

“你晚上又不肯留下來,我吃了海鮮麪以後全身都熱氣騰騰的,怎麼也睡不著,然後就跑出去偷看人洗澡去了。”

“看你這不要臉的臭德行,我都懶得搭理你。”紫葉一臉嫌棄的撇了他一眼。

李威趁著她不注意,直接將她摟進了懷裡,笑著問道:“妞,想吃什麼跟哥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