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可欣被李威撩的全身都開始發熱了,但她還是一臉羞紅的答應了。

“嗯,那我在金陵等著李哥。”

隨後,藍可欣便讓李威趴著,她幫李威後背好好踩了一下。

藍可欣雖然個子挺高的,但人並不重,而且踩背剛中帶柔,力道把控的恰到好處。

果然,天上人間的紫金按摩師就是不一樣,手藝一等一的優秀。

幫李威全身按摩完以後,李威看了看時間,已經快到淩晨兩點了。

“可欣,現在已經挺晚的了,要不你在我這裡將就一下?我睡沙發。”

“我怎麼能讓李哥你睡沙發呢!你本來就很累了,應該睡大床好好休息的。我距離這裡很近的,幾分鐘就到家了。”

“好,那你晚上開車注意點,到家了和我說一聲。”

“嗯,謝謝李哥關心,你也好好休息吧。晚安咯!”藍可欣對著李威笑著擺了擺手。

“晚安!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看著藍可欣離開後,李威便躺下關燈休息了。

很快,他就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第二天上午十一點,李威一直睡到了自然醒。

他拿起手機一看,上麵有很多的未接來電和資訊。

好奇的打開手機,發現有大壯的資訊,還有謝婉秋和柳晴等人的未接電話。

他先點開了大壯的資訊,大壯說他和黑子要先回遼東一趟,那邊有幾輛二手車著急過戶。

應該是怕打擾他休息,所以纔沒有給他打電話吧。

畢竟,昨天李威的確很累。

晚上,又等到淩晨兩點才睡。

就算現在一覺睡到自然醒,可腦袋還有些嗡嗡的。

李威給大壯快速打了過去,很快大壯便接通了。

“大壯,你和黑子現在到機場了嗎?”

“是的威哥,我們還有十分鐘登機了。等我們回去忙完修理廠的事情後,你需要我們過去的話,我們在過去。”

“好,那你和黑子一路平安。到了遼東給我回個電話,下次有時間的話來江城,我帶你們好好玩玩。”

“好的威哥!”

李威剛要掛電話的時候,卻又想起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隨後,他表情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“對了,下個月我們一起去看小飛吧。”

聽到這句話一會,大壯那邊也沉默了。

“好,那我們在遼東等著威哥你,然後在一起去看小飛。”

小飛犧牲以後,他們每年都會去小飛的老家看他,但都冇有一起去。

今天,李威約了大壯和黑子一起去看小飛。

小飛的老家距離也在陸北,距離遼東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,還是挺近的。

下個月,也差不多到年關了,李威看完小飛,也想著回老家看看自己的老母親了。

王娟的事情,他也想當麵和母親說清楚。

畢竟,他這次回江城,就準備和王娟將離婚證給領了。

王娟現在迫不及待的想和李威領離婚證,肯定是不會對李威提出任何無理要求的。

這樣也好,要是在繼續拖延下去的話,等錢家豪玩膩了,將她一腳給踹了。

到時候李威事業蒸蒸日上,王娟在鬼哭狼嚎的哀求著跑回來,那李威就真的難受了。

這樣的女人,早點離開早點好,實在太過噁心了。

李威和大壯聊完,便掛斷了電話。

隨後,她又給謝婉秋打了過去。

因為,他看到謝婉秋一大早給他打了好幾個未接電話。

很快,謝婉秋便接通了。

李威一臉壞笑的問道:“秋兒,一大早給我打這麼多電話乾嘛的?”

“混蛋,我允許你這樣叫了嗎?”謝婉秋對著李威嫌棄的罵著。

“多聽聽就習慣了,我們兩個還需要這樣見外嗎?”

“切!我和你不熟,彆和我套近乎。”

李威聽後,樂嗬嗬的笑著,繼續問道:“是不是又犯病難受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