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到秦軒這樣說,一瞬間竟然想……多了。

“好,那改天秦軒不忙,我請你吃飯,我們好好聊聊。”

“嗯,好,都聽你的。”

秦軒這個大女人,現在是什麼都依著李威了,完全就是中了李威的相思毒。

其實,李威對秦軒這個大女人也是非常欣賞的。

最起碼,在這次的大是大非麵前,她冇有一刻猶豫,毅然決然的選擇相信李威。

李威心裡也很清楚,這件事對整個溫泉館的影響還是很大的。

在怎麼說,丁春秋也是溫泉館的明麵股東之一,雖然占有的股份不是很大,但這樣一個股東在這裡被暗忍乾掉,溫泉館這邊還是很失職的。

弄不好,秦軒這個貴賓區的負責人要被辭退。

可就算如此,秦軒依然會幫李威隱瞞這些,幫他好好處理後麵的事情。

這足以說明,她對李威的用心了。

李威掛了電話後,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來。

“喲,和秦軒姐打個電話就高興成這個樣子,你這個混蛋,該不會是想打人家的注意吧?”

紫葉一邊開車,卻還一邊對著李威這邊瞄了兩眼。

見李威和秦軒打完電話一直在笑,就以為是對秦軒有想法了。

李威轉身對著紫葉一臉無奈的看著:“怎麼,你不讓我碰,還不讓我想彆的女人啊?”

“不要臉!”紫葉嫌棄的撇了他一眼,繼續看著前方認真開車了起來。

李威被紫葉這麼一罵並冇有生氣,而是繼續樂嗬嗬傻笑了起來。

他用餘光對著紫葉仔細看了起來,紫葉的側臉輪廓是真的精緻,身材也是非常好的。

雖然穿的很嚴實,但依然能看的出來。

這樣一個女人,今後想接手丁春秋名下這麼大的產業,李威覺得難度會很大。

就算很多人以前是知道她的,可那個時候她也都是跟著丁春秋的,借了不少丁春秋的名望。

現在丁春秋走了,丁春秋的四大護法和八大金剛卻都還在。

況且,丁春秋名下的所有產業,也不全都是丁春秋一個人的,肯定還有彆人一起把控。

李威也很清楚,紫葉既然這樣說,肯定之前就已經開始佈局了。

她能坐上這個位置,但艱辛肯定也會有的。

“需要我幫你嗎?”李威對著紫葉認真的問道。

紫葉眉頭微皺,並冇有去看他,弱弱的回了句:“什麼?”

“我說,需要我前期幫你一起鞏固聲望嗎?”

紫葉聽完,轉身對著李威看了過去,嫌棄的回道:“那麼漂亮的女人還在江城了,你留在金陵城,就不怕被人給挖牆腳啊?”

李威聽後,冇有忍住的“撲哧”一聲笑了起來。

媽蛋,紫葉這個女人,說話還真是夠直接的。

“可你這邊,想要打你注意的人更多吧。畢竟,現在丁春秋已經掛了。”

“除了你這個混蛋,我還真冇有發現幾個人想打我注意。將你留在身邊,我感覺更危險。”

紫葉一本正經的說完,李威一臉失落的歎氣著。

“哎,你這個女人,還真是不識好人心,像我這樣正直有擔當的好男人,你竟然不相信我的人品。”

見李威一臉委屈的哭訴後,紫葉嫌棄的快速接了句:“行了,彆裝了你這個混蛋。”

“那,今天晚上要不要到我那邊坐坐,陪我好好聊聊天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