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冇有繼續說話,看著窗外繼續想了起來。

這次金陵城一行,還真是經曆了很多。

他心裡也很清楚,許傑心裡這口怨氣肯定不會就這樣消掉的。

而鬆山次郎,今後也一定會找機會繼續對付他的。

不過,短暫時間內,他們都不會在招惹他了。

現在,可不單單是李威的強大戰鬥力,讓他們感覺到害怕。

李威身邊,還有大壯和黑子,還有紫葉。

他們的戰鬥力都非常的可怕,這些也是許傑和鬆山次郎畏懼的主要原因吧。

玉池山溫泉館這邊,秦軒來到丁春秋他們在的包廂後,眼前的一幕讓她徹底呆住了。

她安排人將丁春秋和許傑,還有鬆山次郎他們,全部都送往了醫院進行治療。

而這些包廂裡,全部都是冇有監控的。

畢竟,這是貴賓區,接待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他們這些貴賓的個人**可是非常重要的,肯定是不允許這裡裝監控的。

秦軒詢問了許傑到底發生了什麼?許傑並冇有說這一切都是李威乾的。

他和鬆山次郎給秦軒編了一個故事,說是鬆山次郎在東支的仇家,派了八個暗忍過來要對付他。

然後他們今天正好在這裡消遣碰上了,而丁春秋和他的這麼多手下,為了保護鬆山次郎和他們,就和這八個暗忍起了衝突。

最後,就成了這樣的一個局麵。

秦軒自然也很清楚,他們是在編故事。

因為,那八個暗忍明明在隔壁包廂,這完全就是扯淡啊!

不過,許傑這個謊言編的倒也算成熟。

畢竟,這樣一來的話,秦軒也就不會被追究任何責任了。

而李威他們,自然也不會和這件事有任何的關聯了。

鬆山次郎家族的這八個暗忍,自然成了殺害丁春秋的最後背鍋俠了。

秦軒處理好一切後,便給李威打了電話過去。

因為,這件事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李威。

李威今天下午出現在這裡的時候,她就覺得很奇怪,一個來這裡消遣的人,竟然還是第一次來這裡,竟然還問她這裡的佈局之類的問題。

最關鍵的是,李威在部隊呆過,還參加過八年前的疆域保衛戰。

這樣一個男人,突然來到這裡,似乎帶著什麼目的和任務來的吧。

現在想來,秦軒全都想明白了。

李威正在閉目養神,手機便在口袋裡“吱吱吱”的震動了起來。

他好奇的拿起一看,是秦軒打來的。

因為他們今天下午各自都留了聯絡方式,而且他還備註了。

李威見是秦軒打過來後,也想到了什麼。

他快速接通道:“怎麼軒姐?”

“小威,你和姐說實話,貴賓區這邊的事情是不是你們乾的?”

聽完秦軒的話以後,李威遲疑了片刻。

“對,是我們幾個做的。”

李威能這麼坦誠的將一切告訴秦軒,足以說明他對秦軒的信任。

即便他們剛認識還不到一天,可李威最終還是選擇相信秦軒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軒姐,謝謝!”

李威知道,秦軒肯定會替他們保密的。

“你個臭小子,還真是野性不改啊!不過,姐就喜歡你這股子野性!放心,這件事姐會替你收拾好的。”

李威聽後,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軒姐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,我要如何答謝你呢?”李威對著秦軒快速追問道。

秦軒聽後,竟然不知道怎麼來回答了,臉卻漸漸紅了起來。

“你……你想怎麼報答都行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