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是,許氏家族我說了也不算啊!”許傑一臉委屈的說著。

“那我不管,總之你給盯緊了。但凡讓我知道許氏集團在賣假藥,我會讓你知道,我更加毒辣的手段!”

許傑不敢去看李威的眼睛,低著頭也隻能默認了。

不管怎麼說,現在先應了李威在說,要是李威後悔的話,他可就死定了。

鬆山次郎被李威摔的不輕,外加剛纔大腿被李威戳傷了一個大口子,現在痛的哇哇直叫。

李威對著大壯和黑子問道:“照片和視頻都拍好了嗎?”

“都拍好了!”二人點頭回著。

李威聽後,繼續對著許傑看了過去,冷冷補了句:“從今以後,你們許氏集團的醫藥器材,必須買一手正規的。要是讓我知道你們依然在用東耀那邊翻新的二手垃圾機器,生產出來半成品的垃圾藥材。不管你躲到哪裡,我都會將你找出來,然後親手割了你!”

許傑被李威這樣一說,整個人都嚇尿了。

他快速雙腿一併,特彆的緊張。

今後要是連男人都做不成了,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?

“是是是,爺爺說的是,今後我隻用你們鼎盛的高階正品機器。”

“不管是誰家的機器,隻要正規就行。記住我今天說的話,我很認真!”

李威說完,又對著紫葉看了過去,弱弱的問了句:“走嗎?”

紫葉對著李威看了看後,又對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丁春秋看了看。

她原本想過很多種方法對付丁春秋,可怎麼也冇有想到,最後竟然是許傑用帶有毒的暗鏢解決了他。

不過這樣也好,既替他的父親報仇了,還冇給自己惹麻煩。

“走!”紫葉對著李威堅定的點了點頭。

隨後,李威便帶著他們三個走出了包廂。

至於許傑和鬆山次郎,今天晚上對他們的教訓已經足夠了。

如果太過的話,恐怕許家和鬆山家都會找他們算賬的。

到那個時候,自然也會有很大的麻煩。

李威心裡很清楚,以他現在的實力,無法和這兩家抗衡。

大壯和黑子在前麵走,李威和紫葉在後麵跟著。

“我現在全身都冇有力氣,你過來扶著我。”

紫葉聽到李威的話以後,對著他一臉嫌棄的看著:“裝的吧?”

“天地良心,我戰鬥了這麼長時間,你裝一個我看看。”李威一臉無奈的苦笑著。

紫葉見李威今天晚上幫她報仇了,還讓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後,便也對李威發起了一絲善心來。

她走到李威身邊後,剛要伸手去扶李威,李威竟然主動對著她摟了過去。

“混蛋,你手給我老實點!”紫葉對著李威凶巴巴的罵著。

李威對著她一臉壞笑的弱弱回了句:“我幫了你這麼大一個忙,摟一下都不行嗎?”

“你幫我的忙,我會想辦法還給你的。但,不是以這樣的方式。”

紫葉說著說著,側臉竟然微紅上了。

“喲,還害羞上了?看來,丁春秋這個老東西還挺懂憐香惜玉的,將你養在身邊這麼多年,都冇有強行碰你。”

“你以為誰都像你這樣混蛋的嗎?”紫葉嫌棄的繼續罵著李威。

“我在混蛋,和丁春秋那個豬狗不如的畜生比,也算是大好人了吧。況且,我這人不愛財,倒是特彆會欣賞女人的美。不管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美,我都懂得欣賞。要不,你讓我也好好欣賞一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