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話音剛落,便將三個暗忍全部割喉了。

而當三個暗忍看到他的魔瞳後,也都露出了驚恐和猙獰的神情來。

看到他們完全倒地後,李威便也收起了魔瞳。

因為這一刻的他,眼睛非常的可怕,就像是魔神一般。

當然,從魔瞳也能看的出來,李威當年在部隊的時候訓練有多刻苦。

根據國際公約,東支的暗忍在冇有經過明麵審批,是不允許穿著暗忍服,全副武裝公然出現在九州境內的。

所以,即便李威滅掉了八個暗忍,也不會受到任何的處罰。

不但如此,李威還會受到獎賞。

因為,這八個暗忍很可能是東支派來的密探,對九州來說是非常不利的行為。

“怎麼這麼長時間還冇有好?”許傑心裡有些不安了起來。

他可是親眼看著李威將自己那麼多小弟打趴下的,就連紫葉都不是他的對手,丁春秋身邊的黑白雙煞也被李威給廢掉了。

就算鬆山次郎家族的暗忍很強,可八個暗忍這麼長時間都冇有出來,他自然也很不安心了。

“鬆山君,你從家族帶來的這八個暗忍,該不會是剛加入訓練的吧?”

其實,經驗老道的丁春秋,也感覺到了不對勁。

他甚至在懷疑,鬆山次郎是不是太低估了李威的實力,所以從家族帶來的暗忍都是寫剛入門的新手。

要是這樣的話,那他們今天晚上還真就有些被動了。

畢竟,李威這頭猛虎要是殺紅了眼,他們可不一定能抵擋住了。

原本,丁春秋是想等了暗忍辦了李威以後,他在派人收拾尾,處理一下後麵的事情。

可現在看來,一切似乎都出乎了他的預料。

“這怎麼可能,我之前在遼東的時候,可是親眼見到過李威的戰鬥力的,肯定不會帶新人暗忍過來。這八個暗忍,可是我們家族一等一的高手。九爺和傑少放心,李威現在肯定已經被他們打倒了。說不定,現在已經在給李威身體進行拆解了。”

鬆山次郎一臉自信的說著,許傑和丁春秋聽後也是一臉的得意。

如果暗忍現在真的在做這些的話,那丁春秋和許傑倒是更加省事了。

紫葉這邊,女服務生將乾淨的衣服和新手機拿給她以後,她便讓女服務生先離開了。

利用命令的語氣,省事都要對女服務生動手了,女服務生自然也就認慫了。

看著女服務生出了包廂後,紫葉便快速回憶著李威的聯絡方式,然後給李威發了資訊過去。

其實,女服務生也不敢得罪紫葉。

雖說丁春秋讓女服務生盯著紫葉,可紫葉和丁春秋之間,就好像小兩口吵架一樣。

外人看看熱鬨還行,要是真的插嘴勸阻的話,弄不好人家小兩口會合起來對付她的。

所以,這件事不管女服務生怎麼做,最後都是她倒黴。

與其這樣,她還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反正紫葉讓她乾嘛,她去向丁春秋回報以後,丁春秋同意了她就去做就行了。

李威全身活動了一下後,便將軟匕首和蝴蝶刀收了起來。

洗了洗手後,又洗了把臉。

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。

拿起一看,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發給他的資訊。

資訊上說,丁春秋他們幾個都在他的隔壁包廂。

李威看完,自然也就猜到是紫葉發給他的資訊了。

隨後,他便走出了包廂,對著隔壁包廂走了過去。

當隔壁包廂外站著的兩個保安看到李威後,整個人都晃動了起來。

其中一個剛要打開包廂的門進去回報情況,便被李威一個箭步衝到了麵前,將他們都給打暈了過去。

隨後,他緩緩打開包廂的門,伸手將所有的燈都打開,一臉冷漠的對著他們說道:“現在,輪到你們這三個雜碎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