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九爺,救我!”紫葉對著丁春秋大聲叫道。

而這時,李威已經用腳快速夾起了,掉落到溫泉池裡的軟匕首。

快速往上一甩,隨後右手接了過來後,“刷刷刷”幾下便將飛過來的多枚六角花式暗鏢,打落到了溫泉池中。

“都TM給老子看著點,彆誤傷了紫葉,那是老子的女人!”丁春秋見狀後便對著暗忍們大聲叫了聲。

可他這些話,暗忍根本就聽不懂,他們隻聽懂東支話,並不懂九州語。

李威快速將紫葉抓了過來,擋在了自己的麵前。

從剛纔丁春秋說的話來看,他應該還是很在乎紫葉的。

畢竟,這麼個尤物,要是就這樣出了意外,豈不是太可惜了。

丁春秋、許傑和鬆山次郎他們已經離開了包廂,拿著衣服就走了。

目他們前這裡,就隻有李威和紫葉,還有暗處看不清楚具體位置的暗忍了。

李威現在才發現,這個包廂是他們刻意選的。

下午他雖然來這裡親自瞭解過佈局,可這裡太多的包廂,他總不能一個一個進來看吧,也冇有這麼多時間。

況且,秦軒堂堂貴賓區的負責人,要是真的陪李威一個包廂一個包廂的看,被其他人看到,指不定會落下口舌的。

到時候,對秦軒的影響也不太好。

雖說秦軒看上去漂亮又高貴,可她畢竟年紀在這裡擺著了。

大女人隨著社會地位和財富的提升,就算想找男人,也會選擇找小男人。

這些原本是可以理解的,但李威並不想讓秦軒被同事誤會。

“原來,你是丁老九的女人啊?”李威一邊觀察四周,一邊對著紫葉側耳說道。

“放屁,我纔不是他的女人。他一直都想碰我,但我從來就冇有被他碰過。”

“這樣說,我是第一個抱你的男人了?聽著還挺幸運的。”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著。

“混蛋,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有心思說這些。這裡可是有八個鬆山家族的暗忍高手的,你還是先想想怎麼逃出去吧。”

“逃?老子要將丁春秋他們幾個狗東西的屎給打出來給你助助興!”

“你真噁心!”

紫葉話音剛落,四周又對著他們飛過來幾枚六角花式暗鏢。

李威再一次將它們全部打落後,便對著躲藏在暗處了暗忍們看了過去。

這個包廂裡,溫泉池是在中間的,而且上方的吊燈顯的格外明亮。

四周都很昏暗,而且有櫃子,有床,甚至還有鞦韆等等。

媽蛋,這個鞦韆就有些過分了啊!

這些,都是可以讓暗忍躲藏的。

而李威,現在手裡就隻有一把軟匕首。

至於那些掉落到溫泉池裡的暗鏢,李威發現它們掉落到溫泉池以後,溫泉池裡的水顏色瞬間發生了改變。

也就是說,這些暗鏢極有可能是有毒的。

見狀後,李威快速將紫葉帶著衝出了溫泉池。

可這些暗忍一直在用暗器對他們攻擊,並冇有想過分紫葉的意思。

或許,這是鬆山次郎的本意吧。

就算他們知道紫葉是丁春秋的女人,但隻要妨礙他們對付李威,就一併清除掉!

“這群雜碎,用的暗鏢上都是有毒的。還好我們冇有被擊中,要不然今天晚上就真的栽這裡了。”

李威一邊對著紫葉說著,一邊帶著她對著換衣間衝了過去。

“你先幫我看一下,我換下衣服!”李威說完,便將溫泉服給脫下了。

而這時,紫葉竟然看著他一動也冇有動。

“喂!你這樣明目張膽的占我便宜合適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