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看著大壯和黑子,對著他們堅定的點了點頭:“值得信任!”

“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?”大壯快速追問道。

“等!許傑那邊給我打電話,畢竟這個訊息不是他們和我說的,而是紫葉。”

“到時候你能帶我們過去嗎?”

正常情況下,李威是想帶大壯和黑子過去的。

可如果將大壯和黑子暴露出來的時候,李威就在也冇有底牌了,隻有紫葉這個內應。

而對於紫葉來說,她也不一定完全幫助李威。

隻能說,她是在李威占據有利優勢的情況下,纔會義無反顧出手的。

如果今天晚上的局麵是他們那邊一邊倒的話,紫葉極有可能不會出手。

李威說的值得信任,是指紫葉給她的這些訊息,還有紫葉不會出賣他們,這些是可以相信的。

至於她殊死一戰的決心,李威並不完全相信。

“我想過這個問題,但我覺得你們不要跟著我進去的好。我現在和你們將一下天上人間的所有佈局,到時候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們我的位置。另外,你們準備一些暗器,用來對付鬆山次郎帶來的家族暗忍。”

雖說東支的暗忍都很專業,可他們畢竟是從九州很多年前傳授過去的。

而對於他們三個來說,在部隊裡學習過一臉多的暗器,這些年雖然出了部隊,但還是會經常鑽研的。

大壯和黑子點了點頭,李威便對他們講起了天上人間的所有佈局。

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他們必須要在腦海中有一個最初的記憶,這樣才能加快配合。

要不然,李威在裡麵真的動起手來,他們尋找半天都找不對地方的話,那李威可就真的危險了。

他就算在近身格鬥,暗器等方麵屬於全能型的王者,可畢竟不是神。

而且,在一個固定的空間內,想要對付他們那麼多人,想要全身而退也幾乎不可能。

天生的強者,那是身體素質和大腦天生的優勢。

可這並不能說明,他就一定是無敵的。

李威和大壯還有黑子將了差不多二十分鐘,將天上人間的所有佈局全部都對著他們講完了。

他拿起礦泉水,剛喝了兩大口,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就開始震動了起來。

快速拿起一看,是韓鵬飛打來的。

他對著大壯和黑子使了一個眼神後,便快速接通了。

“韓總,晚上好啊!”李威冷冷笑著說道。

“李主管,三公子打算今天晚上約你出來消遣消遣,當麵給你賠禮道歉。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過,大家可以摒棄前嫌,以後都是好朋友嗎。”

韓鵬飛這個孫子,明著一堆好話,說的人天花亂墜。

可暗地裡,卻又在不聽的玩陰的。

李威聽後,笑著接了句:“這麼說,許傑真的想好要給我賠禮道歉了?”

“那是自然,三公子還特地讓我去天上人間高檔會所訂了包廂,可是誠意滿滿啊!還希望李主管務必賞臉,在晚上八點準時到這邊赴宴。”

“既然韓總你都這樣說了,那我自然要賞臉了。要不然,豈不是顯的我這個人太小氣了。”

“有李主管這句話我就放心了,那我們晚上見麵在聊。等會,我將地址和包廂發給你。”

韓鵬飛說完,便掛斷了。

李威將手機放到茶幾上,對著大壯和黑子一臉壞笑的說道:“最好的獵手,往往會偽裝成獵物出現。今天晚上,我們得好好給這幫雜碎上一課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