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需要我做什麼嗎?”謝婉秋柔聲問道。

“男人之間的戰鬥,這麼危險的事情,我怎麼能讓你冒險呢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我說真的,你需要的話,我和說。”

“真的不用,我能搞定,你在江城乖乖等著我就行。”

“好,那我等你。”

謝婉秋說完,便將電話掛斷了。

這短短的幾句話,他們聊起來卻顯的特彆深沉,就好像生離死彆一樣。

不過話又說回來,李威這次去赴宴,還真是非常的危險。

畢竟,這次可不單單是丁春秋的勢力,還有鬆山次郎的家族暗忍。

鬆山次郎的家族暗忍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實力,李威現在也不清楚。

所以,今天晚上必須要做好完全的準備才行。

謝婉秋打完電話後,便靠在了轉椅上,想著李威今天晚上會不會有危險。

她想給家族打電話請求支援,可和錢家豪離婚這麼大的事情冇有和家裡說,就擅自做了決定,勢必會影響到謝家和錢家的經濟往來,還有各自的利益。

如果她現在打電話回去的話,家族那邊弄不好還會責怪她在外麵惹是生非,不安分。

最關鍵的是,她內心是相信李威的。

如果這個男人真的可以擺平這件事,她倒不如聽李威的,在江城乖乖的等著他平安回來。

其實,錢家豪和王娟之間,隻是玩玩而已。

畢竟,以錢家在帝都的勢力,家族又怎麼可能允許他帶這樣一個女人回去。

就算家族真的願意,錢家豪自己也不會願意的,這樣帶著回去多冇有麵子啊!

最關鍵的是,王娟現在還是一個離婚的女人。

除了年輕,花樣多,可以讓錢家豪得到一時間的滿足外,王娟對錢家豪來說一點用都冇有。

錢家豪將王娟一腳踢開,也就是早早晚晚的事吧。

隻是這一切,王娟並冇有任何的察覺。

她還天真的以為,自己找到了真愛,離開李威這個窩囊廢是最明智的選擇。

謝婉秋現在也很困惑,她困惑自己和李威之間以後該如何相處。

通過她這些天對李威的瞭解,她可以肯定,李威比錢家豪優秀太多。

不管是自身實力,還是職場的能力,又或者是做飯的廚藝等等,都是男人中的上上等。

可即便如此,李威也隻是一個平凡家庭,而且還是一個離過婚的男人。

麵對這樣一個男人,她的家族真的會接受嗎?

謝婉秋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考慮這些?就好像她和李威之間會走到這一步一樣。

“他可是個混蛋,我怎麼會愛上他,這絕對不可能!”

謝婉秋用力的搖了搖腦袋,快速讓自己從想象中清醒過來,極力的勸說自己的內心不在去想李威。

李威回到酒店以後,很快便來到了大壯和黑子的房間。

三人坐了下來,黑子給李威遞過來一杯礦泉水,對著他問道:“威哥,今天晚上需要行動嗎?”

李威對著他看了看後,又對著大壯看了看,堅定的點了點頭:“根據紫葉的最新情報,許傑他們今天晚上會將我引到天上人見高檔會所,然後藉著給我賠禮道歉這個幌子,將我暗中滅掉!”

“紫葉?”大壯和黑子異口同聲的問道。

“就是你們今天中午,在金陵大酒店那邊看到丁春秋身邊跟著的女人。今天晚上的行動,她會當我們的內應。”

“值得信任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