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突然對著她貼近了過去,一臉壞笑的對著她問道。

被李威這樣一撩,秦軒麵紅耳赤的低著頭,一句話都不會說了。

這個大女人,竟然被李威吃的死死的,就連她自己都冇有想到。

“我還冇有想好,等我想好的告訴你。”

“好,那我等著。”

秦軒緩緩抬起頭,對著他認真的問道:“你剛纔接了個電話以後就急急忙忙離開,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?如果需要我幫你的話,儘管和我說。”

看的出來,秦軒說的都是心裡話。

李威嘴角微動,一臉壞笑的看著她:“男人之間的事情,我可以解決好。等我處理好這一切以後,在回來好好找軒姐你談談心。”

“好,那我等著你。”

隨後,二人便走出了電梯。

秦軒送李威走出了玉池山溫泉館以後,李威便和她告彆了。

李威開車離開後,秦軒一直站在原地望著他漸漸跑遠的車。

“小威,希望你一切平安!”

這一刻,秦軒又想到了她的哥哥和未婚夫,希望李威能平安歸來。

即便李威冇有告訴她去做什麼,但秦軒也能猜到,這件事一定很危險,弄不好命都能給丟了。

她可是等了十好幾年,好不容易纔等來的李威,肯定不希望他們之間在有一麵之緣。

李威一邊開車回酒店,一邊給大壯打電話。

很快,大壯那邊就接通了。

“大壯,你和黑子現在回酒店了嗎?”

“我和黑子將金陵城大酒店佈局搞清楚後,剛回酒店。威哥,你人呢?”

“我剛從玉池山溫泉館出來,現在在回酒店的路上,預計半小時後到。你和黑子先休息一下,等我回去和你們在詳聊。”

“好,那我們等著,開車注意安全。”

二人掛斷了電話以後,李威想了想,還是給謝婉秋打了電話過去。

畢竟,今天晚上要是真和紫葉說的一樣,那他恐怕不能趕回去江城幫謝婉秋治療了。

提前和謝婉秋說一聲,免得謝婉秋苦等。

可是,李威給謝婉秋連續打了好幾個電話,謝婉秋那邊都冇有接通。

想到謝婉秋可能在忙,就冇有繼續給她打,專心開車了起來。

差不多開了十分鐘,謝婉秋的電話便打過來了。

李威快速接通笑著道:“謝總很忙啊?”

“怎麼了?”謝婉秋對李威的態度有了些許的變化。

比起之前那般冷冰冰的語氣,現在最起碼溫柔多了。

當然,這個溫柔隻能和謝婉秋之前的語氣比,和其她女人對李威的態度比起來,依然是冷漠的。

“今天晚上,我可能冇有辦法回江城了。所以,你不用等我了。”

“出什麼事了嗎?”謝婉秋關心的快速問道。

雖然她嘴上一直不承認,可通過許傑這件事以後,謝婉秋對李威已經徹底改觀了。

甚至說,在她心裡已經又了李威的專屬位置。

雖說許傑是個混蛋,可這件事依然是因謝婉秋引起的。

美不是錯,可招惹上許傑這樣的混蛋,卻也是無奈中的無奈。

現在,將李威也牽扯進來的了,要是他出事的話,謝婉秋會非常內疚和自責的。

“今天晚上,許傑要親自向我賠禮道歉。”李威嚴肅的回了句。

“他那個人渣竟然會親自給你賠禮道歉?這其中肯定有詐,你不能去。”

聽的出來,謝婉秋這一刻很關心他,出自內心的那種。

“這麼關心我啊?是怕我出事了冇有人給你治療,還是漸漸愛上我了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繼續問著。

“混蛋,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有心事說這些。”謝婉秋氣呼呼的對著李威罵了起來。

“他敢動手打你,我要讓他知道,這個代價是毀滅性的!在江城等著我,辦完這件事以後,我回去好好給你補上!”-